• <object id="siwik"></object>
     
     
    歡迎訪問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倪文東書法網站
     
     

     

     

    學書·讀書·教書·著書


    —— 倪文東自述


        我是一個來自黃土高原的的山里人。從家鄉陜西黃陵到省城西安,從古都西安到首都北京;從一個插隊知青、亦工亦農干部到恢復高考的第一批大學生;從西北大學從事公共藝術書法基礎課教學的教授到北京師范大學書法專業的教授。我學書法,教書法,讀書、寫書、編書,走過的是一條艱難曲折,勤奮刻苦,自信自強,篤誠務實的道路。30多年來,我工作在書法教學第一線,講授書法基礎、書法概論、中國書法史、篆隸技法、篆刻學、書法與裝潢設計、電腦美術等專業課和基礎課,我以超常的工作和勞動,出版了30余部教材和專著,發表了20多篇論文,創作了大量書法篆刻作品,獲得了諸多的榮譽,被破格提拔為副教授,后來又晉升為書法專業的教授,被評為陜西省“十杰”青年書法家,因書法教學成果突出而三次受到省部級獎勵,被聘為中國書法家協會學術委員和中國書法“蘭亭獎”教育獎的評委……。我以自己辛勤的工作和努力,實現了自己的夢想——終生從事書法藝術的教學、創作和研究工作,為我國傳統書法藝術的繼承和發展,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一)

        故鄉情思——家鄉黃陵深厚的人文沃土和橋山沮水滋潤和撫育了我的文化藝術靈性
        我上大學前名叫倪陵生,是因為我1957年7月27日出生于陜西黃陵的橋山腳下。1978年2月我考上大學后改名為倪文東。“橋山蒼蒼,沮水湯湯”。我從小生活在“人文圣地,人杰地靈”的黃陵,深深崇敬軒轅黃帝始創中華文明的功德。“神武開天運,睿智啟人文”,我深受傳統文化的滋養、熏陶和啟迪,在父親和老師的教導下,習書練字,學書有年,臨池不綴。我在家鄉黃陵上小學、中學,下鄉插隊,當農民、當亦工亦農干部,在廣闊天地里練就了頑強的意志和永久的耐心。
        我父親師范畢業后曾經當過教師,又是一位鄉鎮干部,寫得一筆好字。我早年跟著父母在黃陵縣的店頭、雙龍、太賢等鄉上小學和中學。在父親的影響和教導下,我從小就愛好文學和寫字。母親當時在郵局工作,每天下午放學后,我就幫母親分撿信件并加蓋郵戳,看到信封上寫得漂亮的字,我就照著寫,跟著學。在學校里,又受到老師們的影響,語文、政治、物理老師的字寫得好,無形中就有許多同學跟他們學,在學校里形成了一種良好的風氣。在黃陵學習寫字給我影響最深的一件事是在雙龍初中,當時我的字寫得比較潦草,語文老師很惱火,每次改我的作文都比較費勁,別的同學都讓放學回家,專門把我一個人留下來,老師和我面對面地改作文,我念一句,老師改一句,改一句,老師打我一教桿。這件事對我刺激很大,因為字寫不好而受到如此的懲罰,我覺得很屈辱。從此,我下決心要把自己的字寫好。后來老師和同學們都發現我變了,變得沉默寡言,用心學習,認真寫字,老師在黑板上寫,我在桌子上用指頭畫,細心觀察老師和同學們的字。這時,老師看到我的變化,更是熱情、耐心地幫助我,鼓勵我,讓我辦黑板報,寫墻報,寫標語,寫通知,刻蠟版等。當時寫字的紙不多,我就在院子的地上用木棍畫字,我到處收集舊報紙和舊雜志來練字,后來干脆在塑料紙上寫,寫完擦掉再寫。一寫字我就來精神,一拿起筆就放不下,常常忘記休息,忘記吃飯。
        1972年,我初學畢業,那時正趕上所謂“教育回潮”,上高中要進行考試。我是幸運的,我是當時雙龍初中40多位同學中考上的8個高中生中的一個,當時大家戲稱為“八大金剛”之一。在店頭中學上高中時,我刻蠟版,辦墻報,寫詩歌,練書法。當時正好趕上批林批孔,批鄧反右,批教育回潮。我們班將同學分為三部分,一部分同學專門負責起草大字報,一部分同學專門負責抄寫大字報,還有一部分同學專門負責張貼大字報。我由于字寫得好而被分配抄寫大字報和書寫大標語,我又在書寫大字報和墻報中,練習了自己的書法。
        1974年12月,我高中畢業。1975年1月,我在黃陵縣雙龍鄉峪村插隊,開始“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三年艱苦的農村生活,使我經歷了諸多的磨難,嘗試了中國農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艱苦勞作和困苦生活,同時也獲得了許多過去書本上所沒有的知識和教益。我擔任知青小組組長,為農民開辦夜校,開展掃盲運動,辦墻報,組織文藝演出,用自己的所學為農民服務,真正做到了“廣闊天地練紅心”。1976年12月,我在農村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77年5月,由于我勞動積極,政治表現好,被抽調到雙龍鄉擔任辦公室文書,當了一名亦工亦農干部,一個月的工資是36.68元。1977年恢復高考制度,我和當時所有的青年人一樣,心情十分激動,開始一邊參加下鄉蹲點勞動,一邊復習丟了多年的文化課。由于過去比較扎實的文化知識底子,加上自己的刻苦努力,我最終考上了我夢寐以求的高等學府——西北大學。
        我對故鄉黃陵的感情是極其特殊和深厚的,是故鄉黃陵深厚的人文沃土和橋山沮水滋潤和撫育了我的文化藝術靈性,有朋友說我是沾了黃帝陵的某種“靈氣”。我在書法作品上經常蓋有這樣幾方印章“家在黃陵”、“客居京師,家在黃陵”、“家在橋山沮水之間”等,不管走到那里,我都不會忘記家鄉黃陵;不管我在工作上,或是藝術創作方面取得了什么成就,我都忘不了家鄉黃陵人民對自己的培育之恩。1994年清明節,我帶著對故鄉黃陵的思念、崇敬和贊美之情,在黃帝陵舉辦了我的個人書法篆刻專題展覽“黃陵頌書法展”。展覽分為四個部分:第一部分“黃帝功德”,表現軒轅黃帝統一華夏,造福萬民的千秋功德;第二部分“謁陵祭祖”,表現海峽兩岸炎黃子孫同根同宗,切盼統一的共同心聲;第三部分“山水題詠”,表現黃陵獨特而美麗的山水風光;第四部分“現代黃陵”,表現黃陵縣改革開放所取得的突出成就以及黃陵的資源優勢和旅游特點,宣傳黃陵,歌頌黃陵。為了這次展覽,我精心構思,傾注了自己的全部心血,揮毫創作了百余幅書法和篆刻作品,表現了我對人文初祖軒轅黃帝的崇敬心情,頌揚了黃帝的豐功偉績,同時也抒發了我對故鄉黃陵人民及黃陵的蒼松翠柏、秀麗山川的贊美之情。展覽結束后,我把全部書法、篆刻作品捐獻給了黃帝陵文管局和黃陵縣人民政府。

    (二)

        大學生活——寒窗四年中,一次偶然的“全國大學生書法獎“,成就了我終生的書法事業
        1978年2月,我作為文革后恢復高考的第一批大學生,帶著童年、少年的夢想,走出黃土地,進入古城西安,進入西北大學中文系學習,實現了我人生道路上的重要轉折。具有百年歷史的西北大學擁有眾多著名的學者和專家,而且擁有豐富的文學、歷史和書法藝術方面的圖書。通過對中外文學、詩詞曲賦、文藝理論、語言文字等知識的系統學習,使我打下了較扎實的文學基本功。學文之余,研習書法,我一方面潛心臨帖,一方面大量閱讀古代書法理論書籍,如孫過庭的《書譜》,劉熙載的《藝概》,項穆的《書法雅言》和康有為的《廣藝舟雙楫》等。我在圖書館看到了許多過去沒有看到的碑帖資料,堆積如山的古籍碑帖,使我驚嘆,任我欣賞,我如饑似渴地學習研究,這是過去我在家鄉黃陵所看不到的東西。除了看很多資料,練習書法外,我還向許多書法名家請教,如西北大學的張宣、楊春霖、劉承思教授等,后來我又向省內的書法名家劉自櫝、衛俊秀、陳澤秦、鐘明善等先生請教,并經常去看他們寫字,獲得更多的教益。
        進入大學后,我的書法學習和創作有了新的飛躍和突變。環境變了,資料多了,眼界寬了,機會也多了,提高也快了,我認為過去在家鄉黃陵只是寫字而已,并沒有上升到書法的層次。上大學期間學習書法,對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們宿舍的學習條件和環境:一個宿舍住8個學生,有一個大案子。每到星期天,同學們回家的回家,逛街的逛街,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把門一關就開始練字。寫完一張字后就用圖釘訂在架子床的周圍,自我欣賞,自我陶醉。有時飯也顧不上吃,水也顧不得喝,讓同學提點水捎點飯回來,吃完飯后繼續練。有時一寫就是一天,感覺勁特別大。有時興奮,打開收音機,優美、悅耳、動聽的民族音樂伴隨著我,心曠神怡,飄飄然進入美妙的藝術世界,“樂在其中”。后來,我除了自己寫字以外,還組織學生搞書法比賽,辦展覽,發起成立了西北大學學生書法協會,那是在1980年,當時中國書協還沒有成立。有一次辦展覽,我用黑底白字寫了一幅楷書《蘭亭集敘》,是用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的筆意寫的。看了這幅作品,許多同學和老師都認為不錯,像碑刻一樣,很工整,特別規矩。但中文系的楊春霖教授看后則不以為然,他說:“文東呀,你的字這樣寫恐怕不行。你和別人不一樣,你現在鉆研書法鉆研的已經比較深了,你應該把眼界放寬大一些,更深入一些;除了練楷書以外,還要練隸書、篆書和行草書等,這樣你的書法可能會有更大的進步”!楊春霖先生的話對我啟發很大,從此我就下決心去寫,不斷地否定自我,否定過去,給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向著更高的目標努力攀登。
        1981年大學畢業前夕,我參加了由中國書法家協會、共青團中央和全國學聯舉辦的“首屆全國大學生書法競賽”,獲得三等獎,還入選了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的作品集。盡管是三等獎,我也感到很高興。因為全國大學生當中有的是人才,我能得此獎勵,實屬不易,也說明我在書法方面還有一定的潛力。這次意外的成功,對于即將大學畢業走向社會的我來說,是一個極大的鼓勵和鞭策,這也許就是我后來在大學工作,教書法,從事書法創作和研究的重要原因和契機。1982年我大學畢業,正值國家建設需要大量人才之時,中央及省市機關、新聞出版單位等都需要人,但我拒絕了種種職業的誘惑,堅定地選擇了大學。我心中暗自埋藏著一個美好而崇高的信念——不久的將來,書法一定會受到重視,大學一定會開設書法課,我一定要在大學教書法。于是,我心中暗暗選擇了教師,選擇了書法,默默地實踐著我書法教育、書法研究和書法創作齊頭并進的艱難探索之路。

    (三)

        教書育人——我不想在組織部從事行政工作,只想當教師,而且要教書法,當書法教師
        1982年1月我大學畢業后留到西北大學工作,當時西北大學沒有藝術專業,更沒有書法課,于是我被作為行政干部留到學生處工作。報到時由于我是黨員,字又寫得好,被學校組織部看上了,讓我在組織部工作,成為組織部新來的年輕人。在組織部作秘書的三年里,我的任務就是起草和謄寫各種公文和干部考察報告并負責辦公室的日常工作。但我學書法、教書法的意念并沒有因此而消解,而且越來越強烈。開始我是白天上班,晚上讀書練字。后來干脆在辦公室練字,領導在的時候,我看報紙,領導一走,我就開始寫書法講義,領導回來我就用報紙將講義蓋上。我就這樣悄悄地、偷偷地編織著自己的書法之夢。1984年,我在學校工會和教務處的支持下將我編寫的書法講義油印出來,利用晚上時間在全校青年教職工中開辦了書法講習班,義務為職工講授書法知識。那時候,我年富力強不知道什么叫累,義務為全校幾乎所有系科的學生講授書法課,受到學生的熱烈歡迎。
        我一心想當教師,為此我多次找領導談我的要求。但領導認為我不務正業,說別的人都削尖腦袋往組織部鉆,而你干得好好的卻要走,真不可思議!后來,我反復和領導談了我想當教師,教書法的想法,并堅決提出要走。領導說:“教師轉干部可以,干部轉教師難。我也要調走了,你這幾年工作還不錯,我走之前,也應該把你提拔一下,你是中文系畢業的,讓你到校刊編輯部去作主編,因為校刊編輯部屬于業務單位,干幾年后再去系里,這樣就順理成章了。”我從心里感謝我的這位領導。于是,我又作了3年的校刊主編。半個月出一期報紙,3個人采、寫、編一起上,工作十分忙,但我并沒有因此而中斷我的書法學習。不但如此,我還利用校報的文藝副版,創辦了“書法之友”專欄,半年插編一期,發表書法知識方面的文章,刊登書法作品,受到師生們的熱烈歡迎,這當時在全國高校都是比較早的。3年的編報工作,使我學到了不少知識,掌握了采訪、編輯、校對及設計版樣等知識和技術。
        1986年,我寫了萬余字的“關于成立西北大學藝術教研室”的報告,張豈之校長認為我的報告很有價值,在大學生中進行藝術教育很有必要,而且他認為名稱叫“美育教研室”更為確切。于是,校長辦公會研究決定由我協助當時的教務處長薛迪之教授籌備成立“西北大學美育教研室”。我們從西安美術學院調來水彩畫家梁文亮先生。聘請西安美術學院院長劉文西教授、陜西省美協副主席方濟眾、陜西省書協副主席陳澤秦為藝術顧問。薛迪之教授兼任主任,我兼任秘書。1987年我正式調入藝術教研室任書法教師。從行政干部到報紙編輯,又從報紙編輯轉為教師,有多么的不容易。看來,要干自己喜歡的事業,沒有信心和毅力是不行的。
        從1982年1月大學畢業留校任教,到2002年3月調到北京師范大學任教,我在西北大學從事書法教育工作整整20年,先后為大學生和外國留學生講授書法基礎、篆書與篆刻、中國書法簡史、書法與裝潢設計、硬筆書法等課程,一心撲在書法教育事業上。我從1985年開始,就為全校學生開設了系列書法選修課,我除了認真組織課堂教學外,還注重指導學生的課外書法實踐活動,組織學生舉辦和參加校內外各種書法篆刻展覽,參加全省高校的書法比賽和展覽,為學校爭得了榮譽,也增強了學生學習書法的信心和熱情。學生書畫社團是學生進行課外書法交流與學習的重要形式。作為書法選修課的教師,指導學生書畫社團是我義不容辭的職責和義務,為此,我經常為書畫學會的同學舉辦專題講座,進行創作輔導,去西安碑林為他們講解,為學生的書法比賽評獎。通過課外活動,有力地帶動了大多數同學的積極參與,為校園文化建設做了一定的工作。我還在學生中組織成立了西北大學硬筆書法學會和西北大學太白印社,并親自兼任會長,直接參與和開展有益的活動。每學期書法課結束后,我們都利用校內櫥窗舉辦一次“書法選修課學生習作展覽”,展出學生的毛筆書法、硬筆書法和篆刻習作。這種做法,堅持了近10年,并形成規律,在學生中產生了良好影響,造成了西北大學特有的書法文化環境和氛圍,促進了校園精神文明建設,用傳統的書法藝術美化了西北大學的育人環境。在歷屆全省大學生書法比賽和展覽中,西北大學的學生都以高質量的作品和優異的成績,為學校爭得了榮譽。在1994年舉辦的陜西省首屆大學生書法展中,西大有10位同學的作品入選參展,并有5人獲獎。在第二屆陜西省大學生硬筆書法比賽中,西大有8名同學分別獲得一、二、三等獎,并獲團體總分第一名。在學生中涌現出了王永坡、劉江峰、劉穎宇、蔡衛平等書法成績突出者。其中王永坡大學畢業時由于學習成績優良,書法成績突出,被分配到西安市計委工作,工作之余他仍然堅持書法學習和創作,他的作品入選首屆中國書法“蘭亭獎”作品展和第二屆行草作品展。從1986年至今,西北大學先后有近5千名學生選學了我的書法課,受到了較系統的傳統文化和書法技法教育。同學們在作業中寫道:“在書法選修課上,我們學到了優秀的傳統文化知識,使我們開闊了視野,豐富了知識,陶冶了情操,掌握了技巧。這里不是枯燥的說教和生硬的灌輸,而是盡情自愿的吸收,使我們在歡娛之中獲得知識和美感,并學到一技之長。”
        在1994年西北大學首屆青年教師講課比賽中,我主講的“古代書家與書體”課獲得一等獎。1997年我為裝潢設計專業學生主講的新課“書法與裝潢設計”,在西北大學教學評估中,被評為優秀課程。1995年,我的“中國書法教學”獲得西北大學優秀教學成果個人一等獎,同年8月又獲得陜西省普通高校優秀教學成果二等獎,受到省政府獎勵。我曾主持過“陜西金石書法研究”、“唐代書法史論研究”、“中國藝術欣賞”等多項省部級科研項目。2000年我主持的教學項目《藝術選修課教學改革與實踐》又獲得西北大學優秀教學成果一等獎和陜西省優秀教學成果二等獎。
        20多年的教學實踐,有喜亦有苦,有辛勤的探索,也有苦苦的追求。我是學中文的,卻選擇了書法教學。書法和中文密不可分,實踐證明,我的選擇是正確的。作為一名教師,我有責任弘揚祖國優秀的傳統文化,將書法藝術發揚光大。這一切都必須通過自己的教學和研究來實現,每當我看到廣大學生學習祖國的書法文化和書法藝術如饑似渴的神情,我便有了無窮無盡的力量。
        2002年3月,我調到北京工作,舉家遷入首都北京。我被聘為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書法專業教授,我愛人也調入北京電影學院圖書館工作。我為學生講授書法概論、篆書技法、草書技法、書法史、篆刻學、書法創作理論與實踐、電腦美術等課程,并指導碩士研究生,開始了我新的教學和研究工作。至此,經過20年的努力和奮斗,我終于走上了專業書法教學的崗位,用自己的辛勤教學和勞動,教書育人,為書法事業的繁榮和發展,做出自己的一點微薄貢獻。

    (四)

        著書立說——教學之余,我潛心進行書法研究,寫書、編書。不想干也由不得我,上了船就下不來了
        30多年來,我在認真搞好書法教學的同時,潛心于書法理論研究,出版了30余部書法教材和專著,發表了20余篇論文,引起了書法界的關注。
        1989年我撰寫的論文《從書法教育看書法的現狀及發展》在《青少年書法報》刊發后,在書法界引起了較強烈的反響,被認為是一篇呼吁重視書法教育,總結書法得失的重要文章。此文的發表引起了中國書法家協會教育委員會的重視,為此,中國書法家協會主辦的會刊《書法通訊》1990年5--6期全文作了轉載。我這篇論文經過認真深入的調查,從書壇的現狀入手,指出書法熱的背后潛伏著嚴重的危機。通過對日本書法教育的介紹和對我國書法教育現狀的分析,我認為:“當前書法界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對書法教育重視不夠,教育是中國書法發展的支柱,只有重視書法教育,努力提高書法工作者的文化藝術素質和修養,逐步完善我國的書法教育體系,提高全民族的書法文化意識,中國書法才能走出低谷,全面健康地發展。”隨后,我又陸續發表了《大學書法教育初探》、《我國基礎書法教育的現狀、思考及對策》、《書法教學法新探》、《從美育與德、智、體育的關系看美育教育在高等教育中的作用》、《在大學生中應加強藝術素質教育》、《高等書法教育的教學定位與人才培養》、《高等書法教育與書壇文化建設》等有關美育教育和書法教育方面的論文。
        1990年西北大學出版社出版了我的第一本專著《書法教程》,這一本教材可以說是我多年書法教學理論、實踐經驗方面的綜合總結。較系統、全面地論述了書法的創作的規律和特點,既對書法藝術的本體作了概略闡述,又講解了書法的基礎要領,同時對歷代書法名家的代表作品進行了細致的分析,構成了一個有機和諧的整體。被有關專家評為:體例新穎、文字精練、深入淺出、圖文并茂,適合大學生這個文化層次的人學習書法之用。該書先后被西北大學、西安書學院、漢中師院、榆林學院、洛川師范等院校作為書法教材使用。
        我一直把對陜西書法的研究作為自己的一個研究方向。從1985年開始,我陸續撰寫和發表了評價陜西歷代書法家的論文和文章50余篇,先后介紹和評論的書法家有古代的顏真卿、柳公權、楊凝式、薛濤,近現代的于右任、劉自櫝、宮葆誠、衛俊秀、邱星、程克剛、鐘明善、曹伯庸等。在《文藝研究》和《西北大學學報》等刊物上發表了《顏真卿的書法藝術》、《柳公權書法藝術略論》等論文。為了開展對陜西近現代書法的研究,1988年開始,我又策劃、寫稿和西北大學電教中心協作,自籌資金用了3年多時間制作完成了電視藝術片《三秦書家風采》,用現代技術手段真實地記錄了陜西近現代50位老中青書法家的藝術成就和創作過程。為了搶救和研究陜西近代書法史料,我又與西北大學電教中心合作,拍攝了書法教學幻燈片《三秦書苑擷英》,搶救拍攝了宋伯魯、閻甘園、于右任、王世鏜、張寒彬、寇遐、黨晴梵、劉自櫝等50余位陜西近現代書法家的重要史料。當時拍攝這兩部書法資料片非常之艱難,學校沒有資金,我和我的學生就自己籌集,有錢的出錢,有車的出車。有時候沒有車,我和電教中心的老師就騎著自行車穿街走巷,一家一家查尋訪談,拍攝記錄。這兩部全面反映陜西近代書法創作成就的電教片投入教學后,獲得了學生和眾多專家的好評,并獲得了陜西省電教成果二等獎。
        1999年,我的又一研究成果《20世紀陜西書法簡史》由陜西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該書被有關專家評為國內第一部較為系統、全面、客觀論述20世紀陜西書法篆刻發展史的著作。我這本書力圖從學術的角度出發,縱論歷史、記述事件、品評人物,談論得失。既尊重歷史,又思考現代,更關注未來發展,有史有論,資料詳實,文圖并茂地記述了20世紀陜西書法的發展歷史。談起這一研究項目,這是我給自己出的難題,研究和評介現代和當代人,簡直是出力不討好。這本書出版后,在陜西書法界甚至文化界引起了極大的震動,絲毫不亞于一次地震。因為我的書中沒有選登和評論省內某位中層領導的作品,而受到批評和責難,文化廳的領導也打電話詢問,還有人寫了一萬余字的批評文章要在《陜西日報》發表,后來不知為什么沒有登出來。我始終認為學術問題可以研討,沒有什么可怕的,我無怨無悔。我不但沒有被嚇住,而且又陸續在《書法導報》和《中國書法》等報刊上發表了《20世紀的陜西篆刻》和《陜西近現代書法述略》。
        編輯和出版中國近現代書畫家的印款資料,對書畫家的題款和用印進行系統的整理、研究和出版,是我近年來的主要研究項目。從1994年7月到2002年10月我用了近十年的時間,先后主編出版了《中國現代書畫家印款辭典》(1998年3月出版)、《二十世紀中國書畫家印款辭典》(2002年10月出版)和《二十世紀中國書畫家印款小辭典》(2003年5月出版)三部工具書,在國內外引起了較大的反響,其中有許多鮮為人知的故事。
        書畫篆刻藝術是我國傳統藝術的重要形式,體現了我國人民的偉大創造精神,被譽為中國藝術的精華。同時,書畫篆刻藝術有著較強的實用特點和審美價值,它已和股票、房地產被列為永久保值和增值的項目,成為當今中國和世界投資的熱點。而書畫作品一進入市場,就有了對作品真偽鑒別的問題,因之,急需一部用以鑒別書畫作品真偽的工具書作參考。帶著這樣的構思和設想,我先后走訪了北京琉璃廠書畫街、天津書畫街、西安書院門及成都、濟南、南京等市的書畫店或書畫市場,進行了深入的調查研究,更堅定了我編選《中國現代書畫家印款辭典》一書的信心。
        《中國現代書畫家印款辭典》一書的策劃和征稿工作是1994年6月開始的,當時是和西北大學出版社合作。對這部書的征稿我信心十足,因為第一我們不索取書畫家的作品,只收他的簽名和印蛻,這樣就會得到書畫家的理解和支持;第二所有參與編輯工作的顧問和編委,我們都一一發函要求授權和簽名,不同意的不上名單,我們決不冒名。我是大學教師,做事要講誠信,只有如此,才能把事辦成、辦好,才能辦成大事。在編書的過程中,有三件事讓我感動,甚至終生難忘。一是和書法大師啟功先生的故事,當時我們懇請啟功先生作本書的藝術顧問,我寫信給啟功先生,啟先生很快回信,十分謙遜說他對印章之道不甚精通,加之眼睛不好,婉言謝絕。我一方面感到遺憾,另一方面很受感動。以啟功先生的名氣和影響,他不愿意作藝術顧問,完全可以不理我,不回信,但他沒有這樣做。從這件小事上,反映了啟功先生高尚的人格和平易近人的精神。啟功先生的這封信札,我如今十分珍貴地保存著。第二件事是和著名書畫鑒定家徐邦達先生的故事。為了征得徐邦達先生的印款資料,我先后向故宮博物院發了5封函,都沒有回音。我想可能是徐先生工作比較忙,或者他根本就沒有收到信。后來,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在一位朋友家見到了徐邦達先生書法作品上的兩方印蛻,我將其復印下來,作成樣稿,并附上徐邦達先生的文字簡介,再一次寄給徐邦達先生。真沒想到,一周之后,我收到了徐邦達先生的回信,并隨信寄來了先生親自鈐蓋的14方常用印蛻和兩件簽名。我喜出望外,熱淚盈眶。因為我想徐邦達先生是書畫鑒定大師,這部專門用來鑒定書畫作品的印款工具書,如果沒有徐邦達先生的資料,那將是萬分遺憾的,而且會嚴重影響本書的價值。我能不激動嗎?我想大概是我的誠意和認真的工作態度感動了先生,他才回信并寄來他的印款資料。第三件事是和中央美術學院王鏞先生的故事。我通過北京的編委鄒德忠先生向王鏞先生發了征稿函,一個月后,王鏞先生來了一封信,但沒有寄他的印款資料。在給我的信中,王鏞先生認為征集和出版書畫家印款資料這件事不好,因為這樣做可能會為書畫市場上的造假字畫者提供資料。為此,我給王鏞先生回信談了我的觀點。我認為編輯和出版這部書,是為了系統整理書畫家的印款資料,為書畫作品的鑒定和辨偽提供第一手資料。再說,我們就是不編這樣的書,書畫家自己的作品一進入市場,難道別人就不會復制其作品上的印章和簽名來做假嗎?還有,現在出版的許多書畫家的大型書畫作品集后面都附有作者的常用印章,難道他們就不怕別人用來做假嗎?我和王鏞先生完全是正常的學術討論,非常友好。過了不久,我非常高興地收到了王鏞先生的印款資料。
        1997年2月,我找到了多次以重金在國外購買版權,出版外語和醫學經典圖書及大型工具書的世界圖書出版西安公司。該公司在認真審查完全部書稿之后,鄭重通知我,他們決定投資30萬元,出版此書。我和編委們勁頭倍增,牛年歲尾,校樣打出,我們和印刷廠的工人師傅們一起加班加點,苦干20多天,一直干到農歷臘月28日。
        1998年3月初,設計新穎,印裝精美的《中國現代書畫家印款辭典》擺在了我的案頭,我撫摸著這部凝聚著全國70多位書畫家心血與汗水的成果,禁不住眼眶濕潤。4年來,為此書的策劃、征稿、編輯和出版,我付出的心血最多,收集的資料裝了十幾個手提袋,幾乎堆滿了書桌的上下左右。那一陣子,我到處搜尋書畫家的印款資料,幾乎到了癡迷和瘋狂的地步,我翻遍了所有能找到的畫冊和印譜,每在書店看到一本新畫冊、新書籍,我就想翻拍復印其中的資料,書店老板不答應,我只好將書買下來,經常是買了書之后口袋里連坐公共汽車回家的錢都沒了。編這樣一本大部頭的書,國家沒有投資,學校沒有投資,更未向入選的書畫家收取過一分錢。然而,花錢的地方倒是不少,光打印、復印資料和與各位編委聯系的郵寄費、電話費,我就墊了兩千多元。這對一個月工資不足千元的大學青年教師來說,確實不容易。
        《中國現代書畫家印款辭典》出版后短短幾個月,就得到了海內外書畫家和收藏家的普遍贊譽,認為編者為書畫界和收藏鑒定家辦了一件大事、大實事,該書是一部具有重要史料價值和藝術鑒賞價值,填補了我國近現代書畫家印款資料研究空白的工具書。該書已經再版印刷了3次,印數萬余部,還獲得了陜西省教委科研成果一等獎。 后來在出版社的建議和支持下,在《中國現代書畫家印款辭典》一書的基礎上,我又聯合全國各地的編委,開始征稿編輯《二十世紀中國書畫家印款辭典》。2002年10月,上下兩卷1700余碼,設計新穎,印刷精美的《二十世紀中國書畫家印款辭典》正式出版并在國內外發行。
        我的書法研究目標明確,涉獵面廣,主要在書法教育研究、陜西近現代書法研究、漢唐書法史論研究、近現代書畫印款研究及書法鑒賞和評論研究等方面作了長期深入的研究和探討。我的一系列書法篆刻理論及實踐研究因基礎扎實、資料翔實、觀點新穎、角度獨特、方法可行而受到書法界專家同行的關注和好評。

    (五)

        藝術創作——書法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是一部厚重的書,一部非凡的書,一部永遠也讀不完的書
        我學習和研究書法30余年,有著真真切切的體會:書法是中國藝術之魂靈,是一種文化,是一種信仰,她使我如癡如醉,讓我沉思,催我振奮,使我升華。我選定書法作為自己的終生事業,長期潛心研究,刻苦臨池,豁然有所領悟。
        我早年學書法從柳公權的楷書入手,那時找不到古代碑帖,書店里賣的只有現代書法家仿柳體楷書寫的《雷鋒日記》和仿顏體楷書寫的《王杰日記》,我選擇了前者進行學習。上大學后,我才找到真正的古代碑帖,開始學習歐陽詢的楷書《九成宮醴泉銘》,斷斷續續寫了十余年,打下了比較扎實的楷書基本功。后來我又臨習了顏真卿的《顏勤禮碑》和魏碑《元懷墓志》等,使自己的楷書多一些趣味和變化。我的楷書宗法歐體,涉獵顏、柳,妙參北碑,嚴謹而奇險,含蓄中見外拓,秀麗中兼雄強,將魏方、歐險,顏正巧妙地結合在一起。有專家評我的楷書:“以陰柔之筆寫剛強之氣,借爽利之畫表峻拔之勢,清俊雅逸,綺麗靈動。”
        由于書法教學工作的需要,我必須篆、隸、楷、行、草五種字體一起練習,兼雜起來學,但重點還是在篆隸和行書方面。我認為作為一名書法專業的教師,臨習和研究的面應該寬一些,要多元化,全方位地學習和探索,不要過早地形成所謂個人風格。在教學當中,不能因為自己不擅長某一種書體,而限制自己的學生。書法學習應該是開放式的,多層面和多方位的。不能學生問你,你說不懂,學生讓你示范,你說不會,那將是一名不合格的書法教師。
        我的行草書先臨習王羲之的行草書手札及《蘭亭序》和《集王圣教序》,在此基礎之上,我將王派行書擴展開來,臨習智永的《草書千字文》,李北海的《云麾將軍李思訓碑》,陸柬之的《文賦》,參入孫過庭的《書譜》及米芾、黃庭堅、董其昌、趙孟頫、王鐸等人的行草書。在風格上追求瀟灑跌宕,雄深淋漓,筆墨酣暢,大氣橫流,遒勁蒼渾,筆勢沖融的風格和氣勢,如長江大河洶涌、舒展、奔放,卻有意態天成之妙。在藝術效果上,我追求奔放中見法度,精微中見氣韻的風格和氣度,努力使節奏感與韻律美躍然紙上。
        有了比較扎實的行楷書基礎之后,我開始涉足篆書和隸書。我借鑒了清代書法家學習篆隸的經驗,先學篆書,后臨隸書。不像唐代人那樣,用楷書的筆法去寫隸書,而是像清代人那樣用篆書的筆法去寫隸書,這樣我的隸書便顯得古樸厚重,圓潤蒼勁,而不是流于輕滑和漂浮。我的篆書,金甲籀文的字法、筆勢、形體,皆有所本,依法循度,藏頭護尾,圓潤而剛健,拙而能巧,圓而兼方,力求血脈貫通。我的篆書以金文、石鼓為基礎,參入漢篆及清代鄧石如、吳讓之、楊沂孫、吳昌碩、徐三庚等流派篆書的筆意和筆趣。在結體取勢上,時而縱長,夸張勁健;時而寬短,變縱為橫,以斯篆之筆寫繆篆之體,體方勢圓,靜中寓動,努力使我的作品既有濃厚的傳統意味,又不拘泥于傳統,有繼承,更有創新。
        學了三年篆書之后,我轉學隸書。我的隸書一開始,就選擇了難度較大的漢隸摩崖《石門頌》來臨習,取其圓轉和含蓄,追求綿里裹鐵之韻味。后來又臨習《西狹頌》、《封龍山頌》、《張遷碑》和《好太王碑》,取其方勁厚拙,平直簡古的風格和韻味。近年來,我嘗試著將篆書和隸書結合起來寫,將篆書之筆法、隸書之結體及篆刻之刀筆趣味等融為一體,加上長跋題款,寫來靈活多變,生動自然,不計工拙。我的隸書力求個性鮮明,以篆法為之而別具風致,提按之間,不恪守“蠶頭雁尾”波磔分明的漢碑通則,分行布白亦不描摹漢隸端正勻稱的儀態,而是伸縮揖讓,疏密奇正,大開大合,收放有度,表現出自己對自然、藝術、人生感悟后的新意,展示出我獨特的審美意趣。
        我的篆刻重視構圖和設計,將寫篆和刻字結合起來,熔歷代名家印風為一爐,印文線條見骨見筋,印面或飽滿,或簡約,都力求蕩漾出明快之韻、雄厚之氣。彌漫于線條之間的是沉著、堅挺的刀功和渾樸、秀潤的藝術境界。我的篆刻造型或簡古,或端凝,或醇正,或跌宕,或以質直樸拙取勝,或作秀美玲瓏之致,以表現我獨特的構思。
        “書法創作成就的高低最終取決于文化藝術修養的深淺。一個人書法創作成就的高低以及藝術生命的旺盛與否,取決于什么呢?是用筆、用墨、結字、章法等‘字內功'嗎?不是!而是取決于他的知識結構和文化修養等‘字外功'”。書法之妙,在于自出機杼,掌握書法技巧之后,書藝水平的高低,就要看其學識和修養的深淺”。這是我的論書心語,亦是我的學書心跡。
        任何輝煌的成績只能代表過去,我并不滿足過去于這些成績,我還有許許多多的書要讀,課題要研究,我要不斷提高自己的文化修養,不斷地創新,刻苦臨池,精于臨摹,練好“字內功”;研究書理、精通書史,修好“字外功”,努力做到“積學以儲寶,酌理以富才”。30多年的學書、讀書、教書和著書生涯,使我感覺到書法藝術真是博大精深,越練越覺得難,越學越覺得深,也使我悟出了一個深刻的人生哲理:熱愛生活,努力工作,只要有耕耘,就會有收獲。我很欣賞這樣一幅對聯:“行動尊孔孟,思想奔老莊”,工作上和事業上要發奮圖強,像孔孟先圣先哲那樣積極出世,努力進取;思想上和榮譽上要自然而然,不求索取,不圖名利,無為而為。
        任何藝術都源于現實生活,離不開生活實踐,書法也是如此。搞文學創作要求作家深入生活,從生活中吸取豐富的養料。研究和學習書法,又何嘗不是這樣?為了使中國書法藝術發揚光大,我決定付出自己的一生而從不悔改,不斷探索,不斷追求。我說:“如果有來世的話,我還會選擇書法教師這一職業,選擇書法創作這一道路”!

    摘自《書法賞評》2003年第1期

    1976年的倪文東
     
     
    1979年的倪文東
     
     
    1989年的倪文東
     
     
    2000年的倪文東
     
     
    2002年的倪文東
     
     
    1994年倪文東在黃陵舉辦個人書法展
     
     
    1978年倪文東考入大西北大學中文系
     
     
    向書法家衛俊秀先生請教
     
     
    西北大學書法研究會的同道們(前排中為楊春霖)
     
     
    倪文東策劃主辦了西北大學首屆筆會
     
     
    倪文東為學生講授書法選修課
     
     
    倪文東在進行書法創作(1985年)
     
     
    倪文東在進行書法創作(1987年)
     
     
    倪文東為留學生講授書法課
     
     
    西北大學師生與省青年書法家交流筆會
     
     
    倪文東主編或出版的部分著作
     
     
    倪文東曾三次獲得省部級教學成果優秀獎
     
     
    近年來倪文東發表了20多篇論文
     
     
    近年來倪文東出版了30多部著作
     
     
    倪文東主編的《中國現代書畫家印款辭典》
     
     
    倪文東主編的《20世紀中國書畫家印款辭典》
     
     
    《中國現代書畫家印款辭典》出版座談會
     
     
    1993年倪文東書法展在西北大學舉行
     
     
    劉自櫝先生觀看倪文東書法展
     
     
    倪文東為黃帝陵捐贈書法作品儀式
     
     
    西北大學中青年六人書畫展(前排左四為倪文東)
     
     
    全國第二屆青年書學討論會(前排左七為倪文東)
     
     
    陜西省十杰青年書法家(前排右一為倪文東)
     
     
    西北大學中國書畫研究中心掛牌儀式
     
       
     
    在新疆克拉瑪依市舉辦個人書法展
     
     
    在新疆烏魯木齊市舉辦個人書法展
     
     
    和北師大書法系的學生們在展覽會上合影
     
     
     

     

     
     
    個人網絡地址:   www . nwdsf . com
    通訊地址: 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號北京師范大學藝術學院   郵編: 100875
    聯系電話: (010)58805557   傳真: (010)58805557
    電子信箱: niwendong1957@163.com
     
    玩彩网彩票 宜宾 | 荣成 | 博尔塔拉 | 河源 | 眉山 | 萍乡 | 徐州 | 衡阳 | 蓬莱 | 兴安盟 | 台北 | 四平 | 十堰 | 本溪 | 龙口 | 沭阳 | 威海 | 嘉兴 | 岳阳 | 阳春 | 三亚 | 天长 | 澳门澳门 | 邹城 | 万宁 | 揭阳 | 赤峰 | 余姚 | 阜新 | 苍南 | 偃师 | 平顶山 | 锦州 | 澳门澳门 | 庄河 | 佛山 | 正定 | 咸阳 | 莆田 | 临汾 | 白银 | 阿里 | 泗洪 | 韶关 | 淮安 | 保定 | 钦州 | 来宾 | 巴中 | 厦门 | 玉林 | 江苏苏州 | 义乌 | 河源 | 云浮 | 日土 | 灌云 | 阿拉善盟 | 珠海 | 淮北 | 定西 | 镇江 | 广元 | 柳州 | 芜湖 | 松原 | 张北 | 鸡西 | 保定 | 嘉善 | 基隆 | 宜春 | 南京 | 娄底 | 屯昌 | 海西 | 通化 | 本溪 | 焦作 | 亳州 | 宜宾 | 任丘 | 金昌 | 珠海 | 自贡 | 乌海 | 邢台 | 黄南 | 大连 | 海南海口 | 兴安盟 | 牡丹江 | 禹州 | 崇左 | 东阳 | 延安 | 韶关 | 新泰 | 石狮 | 焦作 | 醴陵 | 贵港 | 东方 | 忻州 | 鄂尔多斯 | 潜江 | 宁德 | 绵阳 | 台湾台湾 | 淮北 | 阿拉善盟 | 甘肃兰州 | 晋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