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siwik"></object>
     
     
    歡迎訪問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倪文東書法網站
     

     

     

    倪文東:大鵬展翅從風起

    鄭志剛(《青年書法》雜志主編)

       

       時間: 2008 年 3 月 5 日下午
       地點:北京師范大學藝術樓 倪文東 教授辦公室

       鄭志剛:或許與書法有先天性緣分的人,才能在生命的某個偶然時段,不期邂逅書法并愛之不輟,甘愿為之傾心付出而無悔。在我看來,這其實是人生大愛的表現方式之一,很有故事,很是動人。 倪 教授,能談談您與書法結緣的故事嗎?
        倪文東:我是上初中時開始喜歡寫字的,當時并不知道什么是書法,只是覺得 許多 老師的字寫得好,就跟老師學。那時候學校對學生有一定的要求,每天都必須用毛筆寫大仿,中間寫楷書大字,四周填滿小楷,而且作文、周記都要求用毛筆寫。我上學的雙龍中學和店頭中學 許多 老師的字都寫得很好,對學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好多學生都喜歡寫字,形成了一種很好的書法氛圍。我因為愛好且很努力,字寫得在學生中比較出色,經常負責辦黑板報、刻蠟版等。但我真正和書法結緣,還是 1978 年考入西北大學中文系以后的事情。西北大學是百年老校,楊春霖、張宣、劉承思等一批教授,不僅學問精湛,而且書法精妙,綜合文化修養也很好,我深受熏陶。在他們的指導下,我開始系統地臨摹古代碑帖,書法學習的思路也逐漸開闊,對傳統文化的理解也在逐步深化,對書法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深造進步的欲望,于是我就在學文之余,開始有意識地閱讀書法理論書籍,努力提高自己的書法理論和實踐水平。
        鄭志剛:許多書法人在藝術探索和成長過程中,都有一種不約而同的“書癡”情結,此種情結甚至可以讓人在書法藝術之神的召喚面前,斷然丟棄他人趨之若騖、輾轉難得的現實利益。
        倪文東:我對書法藝術的愛發自肺腑,無可遏止,與日俱增。我當時想,今生最大的幸福,莫過于從早到晚整天圍繞著“書法”轉,讀書讀的是書法的書,寫字寫的是古代碑帖,外出旅游看的也是古代的碑石,和朋友聊天談的也是書法的事。還在西北大學工作時,我就為了自己摯愛的書法藝術,負笈大江南北,在全國范圍內廣訪師友,拜謁了當時許多聲名顯赫的大方之家。 1981 年臨近大學畢業時,我的作品參加首屆全國大學生書法競賽并獲三等獎,現今的許多名家如王冬齡、叢文俊、華人德、陳振濂等都名列其中,這對我是個巨大的鼓舞,我萌生并堅定了畢生從事書法藝術教育事業的信念。那時候國內的大學畢業生還很搶手,許多好單位任我挑選。我卻只鐘情于教書,教書法,但西北大學當時沒書法課,我留校后就在組織部工作。我對書法的熱愛程度一點也沒有減少,業余時間幾乎全被書法占去了。終于在 1987 年,在我的大力呼吁和努力策劃下,西北大學成立了“美育教研室”,我強烈要求調去教書法。說實話,當時很多人都不理解我的這種選擇,認為我放著有著升遷前景的組織部不呆,卻去教什么書法。但我鐵了心,覺得只有教書法、從事書法創作,才是我最好的選擇。到了美育教研室,為學生開設了書法課,我的專業教學才算真正開始。在課程設置上,我提出了“硬筆普及、毛筆提高”的思路,培養了大批學生。有些學生,在畢業分配時,除了專業成績突出以外,還靠出色的書法特長改變了自己的人生命運。
        鄭志剛:毫不猶豫地把自己全盤“交給”了書法,有幾句歌詞寫得很好,略作改動,或可表達你和書法之間這種刻骨銘心的感情:“把愛全給了她,把世界給了她!”
        倪文東:回頭看看,我們搞書法起步早、力度大、投入多、堅持不懈的這一批人,現在情況都很不錯,都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可以說,我對書法愛之刻骨,把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都毫不吝惜地獻給了書法事業。那些年,我真的是寫字寫瘋了,每逢星期天和節假日,我一無例外地把自己關在斗室里,全身心地寫,投入地寫,瘋狂地寫,從早寫到晚,一寫一整天,寫得臂酸腿麻,紙墨滿壁。看著自己創作的一件件書法作品,心情愉悅,有一種幸福感、滿足感和自得感,自我欣賞,自我陶醉!
        鄭志剛:書法界有不少 “書齋式書家”,除了自己關起門來搞創作,其他萬事都不關心。而你,書法創作與理論研究之外,還是一個熱心而出色的藝術事業策劃、組織者。回頭看看,從西安到北京,一系列頗具品位與規模的書法活動,都出自你手。事實上,像您這樣的綜合藝術人才,現今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倪文東:我是除了自己寫字之外,還熱衷于組織和策劃各種藝術活動。大家知道,中國書協1981年才成立,而在這之前的1980年,我就組織成立了西北大學學生書法協會,并擔任副會長職務。只要是與書法有關的事情,無論是策劃、組織、演講、筆會等,我都樂之不疲。我在這方面點子多、思路快,說了就干。可以說在我手中,筆會和展覽從來就沒有中斷過。在陜西,我策劃成立了陜西高等院校書法協會、西北大學美育教研室、太白印社,還主持過陜西省青年書法家協會的工作,擔任過副主席和副秘書長,又策劃舉辦了“20世紀陜西書法大展”,出版了國內第一部地域書法史《 20 世紀陜西書法簡史》等。到北京師范大學以后,我配合秦永龍先生,策劃舉辦或承辦了“第三屆漢字書法國際會議”、“高等書法教育研討會”、“高等書法教育與‘蘭亭獎'座談會”,并主持開辦了“中國高等書法教育網”、主編了《中國書法年鑒》等,這些學術活動在業界都產生了較大的影響。
        為了向名家請教,我和我的老鄉加書友何炳武騎著自行車幾乎跑遍了西安市的大街小巷。經常去找劉自櫝、陳少默、衛俊秀、鐘明善、傅嘉儀、李成海 和趙熊等 先生討教。記得有一天晚上去小雁塔文物管理所找 鐘明善 先生不遇,我們兩個就坐在樓下的臺階上苦等,一直等到凌晨 2 點多。清冷的夜色中, 鐘 先生在門口看見我們,很受感動,趕緊把我們讓進屋,泡上熱茶。我們展開作品給他看,請教有關學術問題,聊了半個小時后,我們就告辭了。那時候年輕,真是精力充沛。在西北大學,我經常把自己通過拜訪而積累下來的名家資源,用到輔助書法教學方面。那時候為了開闊學生的眼界搞書法筆會,經費困難,條件簡陋。我通常是找一輛大面包車,拉許多位書法家到學校給學生搞書法示范和筆會交流。在活動組織過程中,我很善于調動各方資源,比如,需要車,就和學校車隊商量,讓他們出車。需要請書法家用餐,我就找學校賓館,讓他們出面招待書法家。活動結束后,贈送給車隊和賓館幾件書法作品。這樣一個活動搞下來,大家皆大歡喜。有時候,我們還自己集資搞書法活動。由此看來,那時候搞書法教學和筆會是非常困難的。
        鄭志剛: 2001 年,你從西安到北京,從西北大學調到北京師范大學任教,這是你一次重大的人生轉折和跨越。這之前你在藝術領域許多年水滴石穿的積累,助你在面臨人生分水嶺的關鍵時刻過關斬將。在更為璀璨闊大的藝術舞臺上,你宏大的書法抱負有了縱橫馳騁的從容之地。
        倪文東:就在我在西北大學干得很不錯的時候,有一次,我來北京出差,聽說北師大創辦書法專業需要教師,就找了過去。那次,我 和秦永龍 教授聊得非常投機,真有一見如故之感。關于書法專業的教學,我們談了很多,很多方面的思路不謀而合。遇到一位知己的領導不容易, 秦教授支持我調到北京,我的條件剛好也符合北師大的要求,于是,我就到北京來了。畢竟,這里的舞臺更大些,更能施展我的抱負。總結起來,我之所以到北京來,一是工作需要,再者就是自己多年努力所積累起來的成果,在機會到來之際起了決定性作用。所以我深信,機會總是垂青于有準備的人!
        鄭志剛:在北師大,你廣為人知的一個鮮亮特點是,“書法教授兼計算機專家”,可以說,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信息技術在你身上得到了有機融合。能夠把筆墨藝術的魅力通過電子視覺方式迅捷完美地表達出來,這在“傳統書生型”書家占絕大多數的當下書法界,很稀少,也很特別。
        倪文東:我確實對計算機有著越來越濃厚的興趣,并且操作技術也日愈嫻熟。說起與計算機的因緣,還真有點小插曲。原本我對外語和計算機沒有任何概念,文藝界的人,提起這些“洋玩意”可能都有一種下意識的排斥。但是,高校評職稱還要靠外語和計算機,必須搞定這些,于是我只好硬著頭皮學。誰知在學習過程中由被動變主動,我反倒對計算機產生了強烈的好感。愛好是最好的老師,就這樣我一點點摸索研究, 用了 3 年時間,自學計算機知識,系統掌握了 Photoshop (平面設計軟件)、 Pagemaker (排版軟件)和 Dreamweaver (網頁制作軟件)等 , 能夠熟練無礙地應用于教學。我這幾年出版的許多教材和著作,我的個人書法作品集以及我的 CD-ROM 多媒體光盤和我個人書法網站的設計制作,從未假手他人,都是我自己的勞動成果。到北師大后,我為書法系的學生開設了“電腦美術課”,教給學生電腦美術設計的技巧和方法,使他們在畢業出路方面比別人多了一個特長。我把篆刻學的教學內容做成網絡版,和學生在網絡上進行教學和交流,使傳統書法篆刻藝術得以在更廣闊的傳播平臺上,進入更多受眾的視野 , 受到學生的普遍歡迎,還被評為北京師范大學精品課程。
        鄭志剛:以上咱們簡要回顧了您的藝術之路、人生之路以及這其間躍動著的音符與花絮。接下來,是否集中談談您的藝術創作、理論研究,畢竟,這才是構成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書法篆刻家的要素。
        倪文東:在書法篆刻藝術的創作實踐中,我非常注重對傳統的學習和扎實的基礎積累。在學習傳統經典的過程中我們一定要有“積小流以成江海”的漸進精神,不可一曝十寒。一旦選定了契合自我們性情的經典作品后,一定要沉下心來,仰高鉆深,全面吃透碑帖精神,營構自己的“書法根據地”,讓碑帖技法化入我們的筋肌深處,成為我們揮運之際的嫻熟運動。舉我自己的例子吧,篆隸是我的長項,這些年來,我在這兩種書體上的結合方面下得工夫要相對多些,用篆書的筆法寫隸書的結體,作為自己的一種藝術探索。隸書我在《石門頌》上用功最多,逐字逐行逐頁地細細探究,從字法、筆法到章法,琢磨不知凡幾。很多同道在面對我的隸書作品時,一致說紙面上涌動著《石門頌》的氣息和韻味,我想,這和我在這塊漢代摩崖石刻上所灑下的汗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鄭志剛:您在強調一種“把經典功夫下夠”的書法學習觀點,就像旱地掘井,掘之淺顯必無醴泉。反觀當下書界,有兩種不太好的現象很是突出:獵奇耍怪和熟俗不堪。究其底里,其實都與經典功夫欠缺、“創作根據地”營建不力有著直接關系。
        倪文東:我在創作上的另一個主張是,思路要新。大家都知道“筆墨當隨時代”,事實上,真正能夠領會這句話的精要并付諸實施的人并不多。傳統藝術,在時代語境下的思路創新,我一向認為是非常重要的。現在的書法展覽中,純粹的唐楷式作品為何不易入選?純粹某種經典作品的機械翻版為何遭受冷遇?仔細想想都是有原因的。時代在變,橫平豎直的淺層面“規范”,已經不能滿足當代多元激蕩的審美需求,這就要求我們在展覽時代要好好開動腦筋,展開自己豐富的想象和聯想,多運用一些藝術探索手法,把多樣創作因子融通一處,從而產生更高審美層面上的藝術精品。
        鄭志剛:您本人給我的感覺是,性格具有雙重性,呈立體交叉狀態。一方面,有黃土高原西北漢子的粗獷豪邁、質樸大氣;另一方面,細察膚色、五官、言談舉止,卻又分明含藏著江南書生式的敏秀與細膩。有趣的是,閱查您的書法作品,竟然也相應地對立著兩種幾乎是截然相左的風格,篆隸作品的雄肆樸茂、開張奔放,行草書則朗潤風流、閑適幽婉。對此我曾驚詫而納悶,這冰與火的協奏曲究竟是怎樣自同一人的腕底奔涌而出的?
        倪文東:這個話題確實很有意思,很耐琢磨。深入地想想,我祖籍無錫,有江南水鄉人的性格底色;卻又在黃土高原出生并長大成人,在北方學習、生活和工作了這么多年——渾樸壯闊的秦風漢韻中裊娜著和風軟水——這不僅是我氣質性情中的雙關,同時亦是我藝術風格上的對偶。近些年來,我將主攻目標對準篆隸兩體,力求將兩種筆法糅融互參,令隸書的雄肆開張中蘊含篆書的圓勁高古,這樣的探索,使我的篆隸書創作初步形成了自己獨立的面目與個性。而我的行草書,走的卻是帖學一脈,舉凡二王、米顛、趙松雪、董香光、王覺斯諸賢無不涉獵摹習,清秀、雋朗、圓潤、跌宕的基調中,彌散著濃郁的書卷氣息。這兩種悖行南北的書風在我的作品集中干戈共處,構成了我鮮明的個人風格。這個問題在我看來,主要是我個人的性格和所師法的碑帖不同的結果。
        鄭志剛:成功的書法家有多種類型,在我看來,有才氣型、功夫型、學者型等。類型之區別,與書家個人的性格、精力、學養、交游以及家庭環境和教育背景等因素都有綜合關聯。在類型劃分上,您怎樣看待自己?
        倪文東:我的成功主要靠刻苦勤奮加才情悟性。由于多年教學的原因,我在學習和創作上,五體兼習,又擅篆刻,并兼事理論研究,這么多年整體上是一種綜合融通、齊頭并進的發展態勢。有人說我是“學者型”書家,我是不太同意的。我有一方印章,文字內容是“無常師”,正道出了我廣泛取法、寬博開闊的從藝方略。在書法研習過程中,我主張臨摹要深、要細,有古無我,而創作時,則要目空一切、惟我獨尊,要努力寫出自己的學問與才情。在書法理論研究上,我贊成廣征博取、謹嚴而不拘泥的治學方法和理念。
        鄭志剛:就我所知,您在書法教育研究、書法創作研究、篆刻藝術研究、陜西書法研究等幾個領域都有建樹,氣局上鋪展得很開,視野與高度都很具借鑒意義,那么,您覺得在書法學習過程中如何妥善地處理“博”與“專”的關系?
        倪文東:在書法教育研究中,我的興趣點在于那些意義重大而又常被大家忽略的議題。比如,有的老師主張只讓學生逮住一種帖埋頭臨摹,一寫就是長年累月,對此我是不贊同的。我覺得這樣盡管有利于深入一家打造根據地,但卻嚴重局限了學生對書法源流脈絡及大文化背景的了解,長此以往,會使學生一葉障目而不見泰山。我在教學中推行“貫通法”,具體方法是“博——專——博”,首先要為學生鋪排出書法藝術一個寬宏的視野面,使學生明脈絡、辨特征,做到心中有數,然后由博返約,因材施教,讓學生集中精力臨習契合各自性情的經典作品,積累技法,再螺旋式上升,合縱連橫,融合蛻變,在學養豐碩、技法多元的雄厚基礎上化出自我面目。
        鄭志剛:作為過來人和成功者,請您對《青少年書法》的讀者朋友們說說心里話。
        倪文東:青少年朋友,是中國書法藝術得以薪火相傳、蓬勃發展的生力軍,是藝術江河中的中流砥柱,我異常關注青少年書法教育工作,寄厚望于這些勤奮而聰敏的年輕朋友們。在這里,我希望大家在起步走上書法藝術道路的時候,首先要根植傳統不動搖,扎實練功,深入臨摹,多下“字內功”,切忌心浮氣躁,為名利所羈;再者,要拓寬學習思路,廣泛交游,不恥下問。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只有在積極健康的交流切磋中,學識水平才能得到長足進步;最后,萬萬不可沾染“俗”格,百病皆可治,惟俗不可醫,其俗在骨,病入膏肓。想要避俗,關鍵在讀書養氣,多讀書,讀好書,全面提升自己的綜合文化修養,“腹有詩書氣自華”,有了較高的識見與胸襟,才可能有迥出塵表的藝術創造。

    《青年書法》雜志 河南美術出版社編輯出版

     
    上中學時的倪文東——1972年于陜西黃陵
     
     
    楊春霖教授(左一)指導倪文東創作
     
     
    倪文東為西北大學學生講授硬筆書法課
     
     
    為西北大學學生進行書法專題講座
     
    1980年組織成立西北大學學生書法學會(右一)
     
     
    策劃主持舉辦二十世紀陜西書法篆刻作品展
     
     
    向書法家衛俊秀先生請教
     
     
     
    為書法系學生講授電腦美術課程
     
     
     
    倪文東隸書斗方“春歸何處”
     
     
    倪文東隸書對聯“雅琴高論”
     
    倪文東篆書作品(王建詩)

    倪文東行書作品《白樸天凈沙 秋》

     

     
     
    個人網絡地址:   www . nwdsf . com
    通訊地址: 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號北京師范大學藝術學院   郵編: 100875
    聯系電話: (010)58805557   傳真: (010)58805557
    電子信箱: niwendong1957@163.com
    玩彩网彩票 公主岭 | 大庆 | 滨州 | 泰兴 | 河南郑州 | 温岭 | 黔西南 | 永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武威 | 宁德 | 酒泉 | 永州 | 五指山 | 项城 | 三亚 | 毕节 | 东方 | 象山 | 定州 | 毕节 | 山西太原 | 新余 | 海西 | 陕西西安 | 万宁 | 平潭 | 黑龙江哈尔滨 | 固原 | 楚雄 | 东台 | 陵水 | 香港香港 | 顺德 | 凉山 | 凉山 | 南京 | 日照 | 雅安 | 普洱 | 图木舒克 | 阿坝 | 灵宝 | 连云港 | 日喀则 | 徐州 | 任丘 | 吉林 | 三亚 | 邳州 | 东海 | 潍坊 | 大连 | 安岳 | 宿迁 | 宁德 | 西藏拉萨 | 桐乡 | 晋城 | 平潭 | 海南 | 张北 | 平顶山 | 许昌 | 亳州 | 娄底 | 大连 | 海安 | 嘉峪关 | 晋城 | 长葛 | 三亚 | 连云港 | 梧州 | 上饶 | 滨州 | 湘西 | 汉中 | 新泰 | 项城 | 日照 | 吕梁 | 泰兴 | 延安 | 遵义 | 晋城 | 海西 | 九江 | 东莞 | 武安 | 基隆 | 仁怀 | 金昌 | 张北 | 延安 | 齐齐哈尔 | 琼海 | 保定 | 丹东 | 普洱 | 渭南 | 朝阳 | 济宁 | 霍邱 | 单县 | 绵阳 | 青海西宁 | 日照 | 昆山 | 贺州 | 四川成都 | 朔州 | 承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