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siwik"></object>
     
     
    歡迎訪問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倪文東書法網站
     
     
     
    高等書法教育與書壇文化建設
     

    倪文東
     

    內容摘要: 本文 對我國當代書壇的發展及高等書法教育的現狀進行了認真的分析,指出妨礙當代書法藝術事業健康而持續發展的癥結在于當代書壇缺少文化的支撐及高等書法教育的參與,提出了我國高等書法教育與當代書壇文化建設的問題。認為解決這一問題的途徑和方法有二:一是利用現有的高等書法教育資源,不斷加強對中青年書法工作者的文化素質教育和培訓;二是不斷向社會輸送合格的本科、碩士和博士等高層次、高學歷的專業書法工作者。作者認為文化建設是目前我國高等書法教育及書法藝術事業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

    關 鍵 詞: 高等書法 教育 書壇 文化建設
     
     
     

        進入新時期以來,隨著我國市場經濟的繁榮及高等教育的改革與創新,我國的高等書法教育得到了前所未有中興和發展。 90年代中后期,是我國書法教育發展的重要時期。這一時期,我國的高等書法教育不但走上了正軌,而且有了較大的突破和發展。我國第一個書法專業博士點在首都師范大學設立,隨后,中國美術學院也設立了書法博士點。山東大學、浙江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吉林大學、南京藝術學院等,也相繼開始在漢語文字學、美術學、古典文獻學等專業招收書法方向的博士生。據調查了解, 目前,全國已有中國美術學院、中央美術學院、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師范大學、首都師范大學、浙江大學、西安交通大學、南京師范大學、南京藝術學院、吉林大學、西南師范大學、華東師范大學、天津大學、天津師范大學、南開大學、四川大學、山東大學、魯迅美術學院、山東藝術學院、曲阜師范大學、暨南大學(排名不分先后)等 30 多所高校先后開設有書法藝術專科、本科、碩士、博士就及博士后教育。經過多年的教學和科研實踐,許多院校在書法專業的學科建設、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等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果,初步實現了作為獨立學科的基礎和條件。從 1963年浙江美術學院書法刻印科開始招收書法專業學生至今,經過40多年的努力,至此,我國的高等書法教育完成了從專科、本科、碩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博士后及外國留學生等系統的教育層次和結構,并逐步走向規范化、專業化、系統化和學術化的道路。
        書法作為一門特殊的學科,其文化和藝術的歷史是久遠的,所謂源遠流長,博大精深,但真正意義上的書法教育體系的構建,則剛剛開始,可以說是一門較年輕和新興的學科,因此,許多問題都在不斷地探索和實驗之中,其深厚的傳統文化內涵仍然有待于在現代高等教育體制內得到更加深入的開掘,學科建設有待于進一步加強,師資隊伍普遍有待于進一步充實和提高,科學研究的布局有待于進一步調整,教材建設有待于進一步完善,培養目標有待于進一步明確,各高校的教育和學術資源有待于進一步整合、互補和共享,海外高等書法教育的優秀成果和經驗也有待于吸收和交流。
        高等書法教育在我國新世紀書法事業的發展中處于一個什么樣的地位?高等書法教育和社會書法教育的關系如何?我國目前的高等書法教育還存在哪些問題?我們培養出來的學生出路在哪里?等等,帶著這些問題,我作了一些初步的思考,提出高等書法教育與當代書壇文化建設的問題,愿與國內外書法教育界和理論界同行進行商榷和探討。

    (一)當代書法的發展缺少文化的支撐和高等書法教育的參與

        認真審視和研究我國書法 20多年的發展歷史,在充分肯定所取得的成績和成就的同時,我們不得不承認其最大的缺憾,就是缺少文化的支撐和高等書法教育的參與。
        20世紀80年代,中國書法在經過了十多年的壓抑之后,帶著一股強大的沖力爆發了。隨著中國書法家協會的宣告成立,我國的書法藝術從此走向繁榮和發展,書法組織之眾多,書法展覽之豐富,書法大賽之頻繁,都是前所未有的。由中國書法家協會主辦的歷屆全國書法篆刻展、全國中青年書法篆刻展和楹聯展、正書展、隸書展、新人新作展及篆刻展等,培養和造就了一大批書法新人,有力地推動了我國書法事業的繁榮和發展。
        但是我們不能不看到,當代書法繁榮背后所隱藏的危機,即缺少文化的支撐和高等書法教育的廣泛參與。中國書協作為我國規格最高、影響最大的群眾書法社團, 20多年來的主要精力都用在了書法的群眾組織及展覽比賽方面,對書法教育和人才培養關注不夠。20世紀80年代以來我國書法發展的突出特點是“群眾運動”的偉大勝利,即大范圍和大面積群眾的廣泛參與,有資料統計,參加書法學習和活動的人口約在一億人左右。但表面的繁榮并不能掩蓋問題的存在。“ 現實的中國書法界似乎陶醉在一片‘勝利'中。這倒是中國書法文化視角的現代癥。現代書壇的內怯與虛弱,則更難光顧李小山式的關切,相信每一位真正熱愛和關注中國書法命運的人都不會否認這一點”。(1)這里梅墨生先生所說的“內怯與虛弱”,正是當代書法界所存在的嚴重文化缺乏癥。
    從近代以來,以至建國以后,到“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書法這一我國具有悠久歷史的傳統文化形式,就被完全排除在高等教育的大門之外,本來應該有的書法藝術的精英教育,被大規模的“群眾運動”所取代。“ 當下的書法從大眾文化的視角審度。確實是局面可喜,若從精英文化的立場靜觀,則難免于浮乏化的不足。”(2)靜觀我國當代書法20多年的發展現狀,組織繁多,大賽泛濫,展覽頻繁,出版混亂,“著名書法家”滿天飛,而真正坐冷板凳,做大學問的書法家卻太少。當代書壇風氣不正,歪風流行,使得一大批年輕的書法愛好者無所適從,跟風隨流,急功近利,人心浮動,這是我們當代書法界的最大失誤和悲哀。當代書法的最大特點即其非專業性,這便是書法學科長期以來不被認可的一個重要原因。當代 書法活動的參與者絕大部分都是業余書法工作者和愛好者,和美術相比有很大的區別。建國以后,美術的發展完全走得是專業化的路子,全國各大美術院校(系),培養了無數美術工作者,為我國的美術事業做出了重要的貢獻。凡是參與美術教育、創作和展覽者,百分之九十都是專業美術院校畢業的,業余繪畫愛好者一般是不被業內所認可的。而書法則正好相反,如果你碰到十個書法家,一問是哪個專業院校畢業的,回答大都是業余的,只有個別是轉行或半路出家的,不是學美術的,就是學中文的,要么就是學歷史或哲學的,而以學中文的和學美術的為多。這不能怪我們的書法家,因為我國自建國以來,壓根就沒有書法的專業院校,許多美術學院是不設書法專業的,有的中國畫專業連書法課也不開設。 1963年浙江美術學院開始在國畫專業招收書法專業的本科生,這在我國的高等教育史上算是破例。1979年浙江美術學院和中央美術學院同時開始招收書法專業的碩士研究生。80年代以后,南京大學、南京藝術學院、南京師范大學、廣州美術學院等也開始在全國范圍內招收書法研究生(有的設在美術院校的中國畫專業,有的設在綜合大學或師范大學的文字學專業、文藝學專業或美學專業),浙江美院的沙孟海、陸維釗、諸樂三等先生,南京大學的侯鏡昶先生,南京藝術學院的陳大羽先生等,成為我國新時期高等書法教育的先行者和開創者,為中國書壇培養了一批書法精英。但是,這些學校書法專業培養出來的書法精英實在太少,和我國蓬勃發展的書法事業相比,比例很不協調。
        由于上述原因,參與當代書法創作和展覽活動的大多數書法家都是業余出身,多數人由于歷史或個人的原因,沒有受過到正規的高等教育,缺少系統的傳統文化訓練,從事書法藝術創作和組織工作所應具備的文學、歷史、哲學、美學、管理以及漢語文字學、古代漢語、詩詞鑒賞、寫作基礎等知識,大都沒有接觸過,更談不上深入的學習和研究。學習、創作和研究書法,不了解當時的歷史文化背景,讀不懂古代的書法文獻和書論資料,要想在書法藝術研究和創作方面取得較大的成就,是非常困難的。由于以上原因,當代人的書法作品中經常出現不應該出現的常識性錯誤,寫詩作聯不講平仄對仗,抄錄古人的詩詞不是張冠李戴,就是“云”、“雲”不分,“后”、“後”不辨,有的作品正文的大字寫得還不錯,可是一落款,就出了問題,文白相雜,繁簡互用,文句不通,讓人難以卒讀。每次全國書法大展評獎和展覽以后,都發現不少問題,錯別字的問題老生常談,還是屢見不鮮,不知道評委的關是怎么把的?中國書協副主席、中國新聞學院林岫教授在談到書法家的文學修養時說:“翻開當代出版的各類展覽、大賽的書法作品集,瀏覽一下參展者、獲獎者,甚至某些特邀作者的書法作品,隨處可見的文字錯誤和因為缺乏文學修養而造成的詩文理解等失誤,說明提高書法創作者的文學修養和文學創作能力的問題,還沒有喚起書界的足夠重視,至少還沒有提到書法教育首要解決問題的日程上來。”(3)接著她詳細地列舉了在全國書法篆刻展、中青年書法篆刻展、全國婦女書法展等全國大型書法展覽作品中出現的大量文字錯誤。認為目前反映在文學修養和文學基本創作能力方面帶有普遍性的問題大致有五類:一、書法作品的文學內容單調重復,到處似曾相識;二.抄錄前人或時賢的詩詞張冠李戴,語詞顛倒,甚至宋花唐開,陰差陽錯;三.文學作品內容或形式上的誤用;四.或因文學水平,或因語文水平所致的誤字;五、書者自己撰寫的詩詞在聲律、韻法、句法、章法,甚至構意上存在程度不等的病癥。中央廣播電視大學吳鴻清先生在翻看了新近出版的《全國第八屆書法篆刻展覽作品集》后,發現了100多幅獲獎和入展作品中都有文字錯誤,他在文章中寫道:“按理說,‘凝聚著作者和評委的汗水、心血與生命理想的追求,就這樣坦蕩而真誠地展現給大家,展現給祖國和人民'的國展作品應該在文字的正確性上也達到最高的水準,遺憾的是,翻開厚厚的《全國第八屆書法篆刻展作品集》,就會發現錯別字的問題并不少。筆者學歷有限,翻看一遍,僅從那些文詞熟悉的書法作品中就發現有100多幅存在錯別字的問題。”(4)他非常認真地列出了八屆國展作品錯別字對照表,以提請我們的評委和作者引起注意。北京大學的王岳川教授說:“ 我看到一些書法家,甚至知名書法家錯別字滿篇,語法字法都不對,字俗而內容更俗,深感不安。”(5) 所有這些錯誤和問題有些是筆下之誤,有些是常識性錯誤,大多是一些不應該出現的錯誤和問題,這不能不引起書法界的高度重視。可見,當代中青年書法創作隊伍的整體文化素質有待于加強和提高。這里我們非常佩服和敬重那些雖然沒有受過系統的高等教育,但經過多年的刻苦自學,取得了突出成績的中青年書法工作者。但這畢竟是少數,我們所說的缺少文化內涵的問題也不出在他們身上。
        我們大家所珍愛,并視之為生命的一部分的書法藝術本來是可以和美術、音樂、舞蹈、電影等藝術相提并論的學科,最起碼應該和美術一樣,同屬于藝術學底下的二級學科,但目前的情況卻是依附于美術學科之后的一個不被人所看重的門類,談不上學科。造成這一結果的原因有多種:一方面是國家有關部門對書法這一傳統文化藝術形式缺乏足夠的認識和了解,認為書法不就是寫寫字嗎,還要學科干嗎?第二是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硬筆代替毛筆,計算機代替手寫,已成為大趨勢。書法幾千年來所形成的賴以生存的很強的實用性,在現代科技飛速發展的今天幾乎完全失去。因此,書法專業學生的就業就成了大問題,那個單位也不愿意要一個只會寫字的書法家。所以,書法作為一門獨立發展的學科,無疑有很大的障礙;第三是書法界自己壞了規矩和章程,叫人家其他行當瞧不起。目前我國“著名書法家”滿天飛,會寫一兩筆字的人,都參與到書法的陣營中來。因為大凡一個中國人,只要有一定的文化基礎,會寫漢字,又有一定的政治或經濟地位,那就是書法家。關于這一點,沈從文先生早就看到了:“ 中國多數人大都忽略了這種事實,都以為一事精便百事精。尤其是藝術,社會上許多人到某一時都歡喜附庸風雅,從事藝術。惟其傾心藝術,影響所及,恰好作成藝術進步的障礙,這個人若在社會上有地位又有勢力,且會招致藝術的墮落。最顯著的一例就是寫字。”( 6)這些有權、有勢、有錢的人,一旦參合到書法中來,那書法便算倒了大霉,不會發展,只會墮落。 沈從文先生認為解決這一問題的良藥之一,就是“分工”。他說: “‘分工'應當是挽救這種藝術墮落可能辦法之一種。本來人人都有對于業余興趣選擇的自由,藝術玩票實在還值得加以提倡。……然而必須認識分工的事實,真的專家行家方有抬頭機會,這一門藝術也方有進步希望。“(7)要分工,就必須提倡書法的專業教育和高等教育,加強書法的精英教育,培養出德才兼備的書法專業的本科生、碩士生和博士生,使他們逐漸發展成長為專門從事傳統書法文化的研究者和創造者,即名副其實的書法理論家和創作者,從而逐步參與和改良當代書法研究和創作隊伍,不斷和凈化和完善當代書法的創作和展覽環境,使具有幾千年優秀傳統的書法文化得以繼承和發展,而不至于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喪失。
        當代書法家的正名和書法藝術的可持續發展需要文化的強烈滲透和高等書法教育的廣泛參與,這兩個問題之間具有必然的聯系,可以看作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因為如果切實重視和加強了高等書法教育,當代中青年書法家文化素質的提高便有了專業和制度上的保障。認識到這一點,我們的書法藝術事業就有希望,否則,當代書法的發展將會受到嚴重的影響。 21世紀的中國書法,已不再需要“群眾運動”,而需要“科班教育”和“精英文化”,正如王岳川先生所斷言的那樣:“在文化多元和高教大力發展的今天,喪失了文化的海納百川和必要的高等教育制度性推進將使人的全面發展受到限制,僅僅靠寫字而成為書法家的想法已經不再具有合法性。在新世紀想成為書法大師需要具備多種素質,起碼需要最廣博的知識結構,能夠把握中國文化的精髓。中國書法傳統的訓練是每一個書法家的基本素養,是他創作起飛前重要的知識補充。單單寫字而疏遠學術充其量是一個書匠,他既不能代表這個國家的審美風尚,也不能代表中國的書法文化發展水準。”(8)

    (二)加強和重視高等書法教育的文化建設

        高等書法教育應該有一個什么樣的教學思路,也就是說我們應該給其作一個什么樣的學術和學科定位,培養什么樣的人才?這是我們應該首先認真思考的問題。書法是中國獨特的傳統藝術形式,所以我國的高等書法教育沒有可以參考和借鑒的成功經驗及范例。但經過 30 多年的實驗和探索,使我們悟出了一個永恒不變的真理:即必須加強和重視高等書法教育的文化建設。
        書法從其幾千年的發展歷史來看,它是藝術,更是文化;它講究技巧和方法,更需要文化的積累和滋養。書法的“藝”與“文”都十分重要,它強調技術的訓練,更需要文化的支撐和藝術的感悟。中國書協主席沈鵬先生曾經說過:“書法如果遠離文化,遠離人文精神,便失落了自身。……書法不僅僅是技巧,還有無比技巧更重要的素質。”(9)又說:“書法家的“文”,有其獨立于書法之外的一面,也直接關系到書法作品的氣息。書法家的人文素養,既是知識積累,也是一種精神境界、精神狀態在書寫中的直接流露。從事各類藝術都要“博學”,而書法家的“博學”有書法家所要求的特殊性,直至滲透到數不清的“一畫”之中,深藏在“一波三折”之中。”(10 )這正是我國的高等書法教育必須重視文化建設的意義所在。
        目前我國的高等書法專業本科教學點或碩士、博士點,有的設在專業的美術學院,有的設在大學的藝術學院,有的設在專門的書法文化研究所,還有的設在大學的中文系等等。有的學校對書法專業的學生偏重“藝”的學習和訓練,目的是培養書法藝術創作的高級人才;有的學校則注重對學生“文”的熏陶和積累,目的是培養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復合型人才。不管書法專業設在藝術學科,還是設在文學學科,不管我們培養的目標是書法家還是書法研究工作者,注重文化內涵和文學修養的要求是完全一致的。因為書法是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它和文學的關系極為密切,不可分離。
        但現在的實際情況是有的院校書法專業的學生過于強調書法的美術化、藝術性及個性的張揚和情趣的抒寫,不注重書法作品本身的點畫用筆、結體取勢和章法布局,更不注意文學的修養和文化的積淀,而是借助許多美術的技法來改造傳統的書法藝術形式,如色彩的渲染、空間的分割、線條的變形和拼貼染色等等,這種過于注重形式方面的“創新”,實際上對于傳統書法的繼承和發展沒有多大的意義。關于這種現象,有專家曾說過:“我們現在書法專業的學生,大部分都是美術學院培養的,碩士、博士都是按照美術專業要求培養的。文學方面當然有一定的欠缺。”(11 )“ 書法重視了情感和個性表達,但忘記了思想和文化。”(12)“那種以為只要筆墨技巧而無需文學等修養便能一蹴而為書法家的錯誤觀點,仍然在誤導青年書法作者。”(13)強調書法藝術的創新,必須在書法藝術本身下功夫,必須在書法所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文化的積累和文學的學習方面下大功夫。如文學家魏明倫所說:“文學是一切藝術的靈魂,不論是繪畫、舞蹈、音樂,都以文學為基礎、內涵。有文學在里邊,可能就是家,否則,可能就是匠。真正的書法家肯定是文書同根的。有這樣的底蘊,才可能成為優秀書法家。中國文學底蘊不強,不能成為非常優秀的書法家,畫家也一樣,搞戲也一樣,劇本當然完全離不開文學,搞表演藝術也一樣。書法沒有文學,就是匠筆。”(14)
        高等書法教育強調文化建設,注重文化內涵不是一句空話,要落實到宏觀的教育思想和具體的教學方案上才行。“書法在初級階段時候寫“字”,中級階段時是寫‘人'或‘情感',高級階段寫得是一個國家的‘文化'和‘精神'。”(15)高等書法教育自然應該屬于書法的高級階段,它所培養的專業學生應該重視“文化”和“精神”,把自己的專業學習和繼承發揚傳統的書法文化結合起來,閱讀和梳理古代的書法文獻資料,鑒別和欣賞古代的法書作品,從歷史和文化的角度來審視古代的書法流派和時代風格,注重書法的學術研究和藝術創作,理論和實踐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對于目前書法界包括書法教育界只管創作,不講學術的現象,王岳川先生指出:“翻開中國書法史,歷代大學問家無不是書法家,而書法家無不是飽讀詩書者。在今天,書法和學術文化似乎雙水分流,書法越來越不學術了,而且似乎也不藝術了,就這樣書法漸漸地喪失了在文化上的中心合法性。”(16)許多專家學者認為:“書法作為一門藝術,絕不僅僅是單純靠寫字就能自立于藝術殿堂的,它需要各種知識與素養的支撐。很多事實表明:沒有這種要求,書法將會流于濫竽,成為簡單到提筆可為、指日成家、沽名欺世的工具,甚或成為虛張聲勢、瞞天過海的江湖伎倆。”(17) “從‘蘭亭獎'、‘央視大賽'到‘八屆國展',我們的素質考試其實只不過是幾次小測驗,內容大都是屬于基本常識。如果連此類測試都視為‘畏途'或‘多此一舉',那么‘書法家'的貶值就不足為怪。而書法藝術事業的發展前景就可想而知了。我想,從大學開設書法專業,到書法展賽增加素質測試內容,都是基于書家隊伍建設,提高書法藝術專業化程度來考慮的。”(18) “中國書法,只有真切的走入文化精神中,才可以杜絕那些在書法混亂的市場中的假冒現象,才能給國際書法界一個精神重建的中國書法整體形象。”(19)試問:如果我國高等院校書法專業所培養的所謂精英人才,都不講學術精神和文化內涵,那我們將如何擔負起繼承和發揚傳統文化的重要責任?書法界的正名和書法家的正名將如何實現?中國書法藝術的全面和真正復興也將成為一句空話!
        文化建設是我國高等書法教育及書法藝術事業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妨礙當前書法藝術事業健康而持續發展的癥結在于當代書壇缺少文化的支撐及高等書法教育的參與,解決這一問題的途徑和方法有二:一是利用現有的高等書法教育資源,不斷加強對中青年書法工作者的文化素質教育和培訓,如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和首都師范大學等院校面向社會招收書法專業的學位課程班,北京書協與北京市委黨校聯合開辦書法教育本科班,首都師范大學和北京市自考辦經過專家論證,將聯合開辦高等書法教育自學考試專業,包括中國書協所舉辦的一系列書法培訓班等等,其目的都是利用各種渠道和方法,不斷加強對現有的中青年書法工作者的文化素質術培訓;二是全國各個高等院校的書法專業不斷向社會輸送合格的本科、碩士和博士等高層次、高學歷的專業書法工作者。 新世紀,我國的高等書法教育肩負著承傳書法文化,為書法學科與美術學科的分離,創建單列的書法學科,為書法界和書法家正名等等歷史使命。吉林大學的叢文俊教授說:“書法藝術有著強烈的文化色彩,這不是僅就其歷史而言,在現實社會也是如此。未來的書法藝術發展,仍借重它對文化的依托、傳統的延續和古今共存。”(20)因此,有的書法教育專家斷言: 21 世紀,是中國書法全面、真正復興的時代,不是以前的書法“群眾運動”和業余創作,而是專業化的書法研究和創作展覽,是以文化為基礎,以學術為依托,非功利性的純藝術活動。非專業的書法教育、研究和創作的歷史即將成為過去,代之而起的是一批又一批的書法科班出身的新一代書法工作者。他們在新世紀的書法學術文化中最具有號召力和發言權。但是,作為目前全國各大院校培養出來的書法專業的本科、碩士和博士生,應該具有清醒的認識,認清自己目前所存在的問題,虛心向社會上真正的專家和藝術家學習,以彌補自身的缺陷和不足,從歷史和文化的視角認知書法,苦練內功,甘坐冷板凳,自覺地抵制當前書壇的浮躁之風,甘于清貧,使全社會重新認識什么是書法藝術?什么是書法藝術家?為書法藝術的真正繁榮和發展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注釋:

    (1)、(2)《當代書法的窘境及其文化性》梅墨生 《書法研究》1993年第5期

    (3)、(13) 《書法家的文學修養——林岫教授訪談錄》 《書法》2004年第6期

    (4)、《 談八屆國展中的錯別字問題》吳鴻清 《中國書法》 2004年第6期

    (5)、(8)、 ( 15)、(16)、(19) 《 當代書法問題與藝術生態重建》王岳川 《中國書法》2004年第2期

    (6)、(7)《談寫字》沈從文 《藝術人生》四川文藝出版社1998年版

    (9)、(10) 《傳統與“一畫”》沈鵬 《中國書法》2003年第6期

    (11)、(12)、(14)《書法需要人文精神和文學底蘊》 《中國書法》2002年第6期

    (17)、(18)《從“八屆國展”判卷說開去》薛夫彬 《中國書法》2004年第4期

    (20)、《書法學科建設與新世紀書法研究展望》叢文俊《中國書法》2002年第6期

     
     

    ◎ 瀏覽論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個人網絡地址:   www . nwdsf . com
    通訊地址: 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號北京師范大學藝術學院   郵編: 100875
    聯系電話: (010)58805557   傳真: (010)58805557
    電子信箱: niwendong1957@163.com
     
    玩彩网彩票 临猗 | 咸宁 | 平顶山 | 甘孜 | 遂宁 | 株洲 | 鄂尔多斯 | 山西太原 | 泸州 | 阿勒泰 | 扬中 | 莱芜 | 赣州 | 鄂尔多斯 | 霍邱 | 哈密 | 珠海 | 南平 | 邢台 | 咸宁 | 广元 | 阿克苏 | 兴化 | 石河子 | 四平 | 益阳 | 酒泉 | 遂宁 | 五指山 | 泉州 | 昌吉 | 云浮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铁岭 | 玉林 | 甘肃兰州 | 章丘 | 昌吉 | 林芝 | 双鸭山 | 柳州 | 海西 | 张家界 | 娄底 | 乌兰察布 | 滕州 | 海宁 | 济宁 | 呼伦贝尔 | 临夏 | 固原 | 舟山 | 大庆 | 保亭 | 汉中 | 珠海 | 六盘水 | 呼伦贝尔 | 周口 | 如皋 | 启东 | 苍南 | 阜新 | 商丘 | 邢台 | 吉林长春 | 陕西西安 | 丹东 | 阿里 | 巴音郭楞 | 宁波 | 怀化 | 桐城 | 海北 | 阳江 | 灵宝 | 宜宾 | 永康 | 娄底 | 湘潭 | 日照 | 黑龙江哈尔滨 | 灌云 | 博尔塔拉 | 崇左 | 遂宁 | 肇庆 | 淮南 | 河池 | 大连 | 滕州 | 湖州 | 鸡西 | 铜仁 | 喀什 | 鹤壁 | 百色 | 桓台 | 琼海 | 三明 | 阿克苏 | 青州 | 北海 | 偃师 | 馆陶 | 南通 | 汉中 | 定西 | 汕尾 | 海南海口 | 六盘水 | 阿勒泰 | 临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