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siwik"></object>
     
     
    歡迎訪問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倪文東書法網站
     
     
     
    論書法家的品格修養
     

    倪文東
     

    內容摘要 : 中國傳統書法的審美和品評是以書法家的人品作為評判的基本標準,歷來重視人品和書品,即所謂 “ 書以人重 ” 。 書法家只有 “ 品高 ” ,作品才會有 “ 清剛雅正 ” 之氣 ; “品格”指指書法家的人格、品行、胸襟和氣度等。 書法家的人格品行決定著書法境界的高低。事實告訴我們,要使書法藝術作品格調高古,就必須培養自己高尚的人格,若為人不好,則書藝很難進入化境。

    關 鍵 詞 : 書法 品格 氣度 修養 化境
     
     
     

        中國書法一個突出的特征就是注重書法家的品格修養,品格高,德性好,其書法作品自然受人喜愛;反之,則會受到歷代老百姓的批評甚至唾棄。所以,書法藝術不僅與人的文化修養有關系,而且與人的品格修養緊密相連,和人的讀書、處世、為人和修身有著極其密切的關系。古代書法藝術審美和品評,十分重視書法家的“品格”,古代書論中有許多關于書法家“品格”的論述,值得我們學習和研究。
        中國書法與“品格修養”的關系,可以概括為四點:其一, 傳統書法的審美和品評是以書法家的人品作為評判的基本標準; 其二,古代強調學書立品的重要,要求書法家“品高”,只有“品高”,作品才會有“清剛雅正”之氣;其三, “品格”是指書法家的全部內心世界在藝術作品中的反映;其四,書法家的品格修養往往與讀書、閱世有關;其五,書法家的人格品行決定著書法境界的高低。

        一 、 中國傳統書法的審美和品評是以書法家的人品作為評判的基本標準,歷來重視人品和書品,即所謂“書以人重”。

        “書以人重”是古代書法家的一貫思想觀念和評論準則。宋代書法家蘇東坡說:“古人論書者,兼論其平生,茍非其人,雖工不貴也。”(《書唐氏六家書后》)“人貌有好丑,而君子小人之態不可掩也;言有辯納,而君子小人之氣不可欺也;書有工拙,而君子小人之心不可亂也。”蘇東坡認為評論書法作品,必須與其生平結合起來分析,才能得出正確的結論,他將書法與人品修養對應起來看,認為人品學養構成書家的立身之本。蘇東坡的這種觀點使書法家主體從對書法形式的依附中解放出來,而使“人”獲得了獨立存在的價值,從而成為古代文人書法的提倡者和積極實踐者。黃庭堅更提倡書法和“道義”及“圣學”的關系,認為:“學書要須胸中有道義,又廣之以圣哲之學,書乃可貴。”一個書法家的書藝風格或超邁或流俗,歸根結底取決于個人的品格修養。在黃庭堅的書論思想中,常用“俗人”與“不俗之人”來評判人品的高下。所以 郝經評蘇東坡的書法:“蘇東坡以雄文大筆,極古今之變,以楷用隸,于是書法備及無余蘊矣。蓋皆以人品為本,其書法即其心法也。”(《移諸生論書法書》)在這里,郝經認為書法作品皆以人品為本,書法即其心法也。 由于書法藝術能“觀其相,可識其心”,因此古人強調“欲正其書者,先正其筆,欲正其筆者,先正其心”,“用筆在心,心正則筆正”。晉代王羲之的書法作品之所以流芳百世,始終被后人推為上品,尊為學習的楷模。原因就在于“右軍人品高,故書入神品”。宋代書家蔡京,其書法在當時也較有影響,但是后世能知能見者甚少,原因是“其悍誕奸傀見于須眉”,故其書法作品不為人傳。以上事實說明,傳統書法的審美和品評是以書法家的人品作為評判的基本標準。正如明代 項穆所言:“人品既殊,性情各異,筆勢所運,邪正自形。所謂有諸中,必行諸外,觀其相,可識其心。柳公權曰:‘心正則筆正。'余今曰:‘人正則書正'。”(《書法雅言·心相》)

        二、中國古代書法強調“學書立品”的重要性,要求書法家“品高”,只有“品高”,作品才會有“清剛雅正”之氣。

        朱和羹云:“學書不過一技耳,然立品是第一關頭。品高者,一點一畫,自有清剛雅正之氣;品下者,雖激昂頓挫,儼然可觀,而縱橫剛暴,未免流露楮外。”(《臨池心解》)盡管書法家“人品既殊,性情各異”,但立品是第一關頭,品高,品下,自有分別。 古往今來,世人皆崇敬書品人品俱高的書法家,歷朝歷代的書法家也無不以此為標準,注重自身的品格修養。這一方面,唐代書法家顏真卿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其作品中所表現出的 “清剛雅正”之氣為歷代書法家所推重。 顏真卿一生忠厚剛正,愛國衛家,曾與其兄顏呆卿首舉義旗,合兵抵抗安祿山的叛亂。 《祭侄稿》和《祭伯父稿》就是顏真卿為祭奠在安史之亂中被安祿山殺害的 兄長顏呆卿和 從侄顏季明的兩件文稿,此兩件草稿最能表現顏真卿高尚的人格力量,為歷代書法家所重。作者以極其悲憤的心情迅筆疾書,寄滿腔悲憤于筆墨之間,字里行間充滿了愛和憎,既表現了深切悼念 兄長和 侄子的悲痛之感,又表現了對叛賊安祿山的憤恨之情,確是抒發真情實感,帶有強烈時代特點的書法絕作。 顏真卿晚年奉皇命勸喻叛將李希烈,李脅迫他出任偽職,顏嚴詞痛斥,遂遭縊死。他大義凜然的品格氣節在其書法藝術中得到了充分體現。宋歐陽修說:“斯人忠義出于天性,故其字畫剛勁獨立,不襲前跡,挺然奇偉,有似其為人。”又如張丑所言:“書一藝耳,茍非其人,雖工不足貴也,唯魯公可以當之。”(《清河書畫舫》)宋人岑宗旦論及顏真卿的書法時也說:“真卿淳謹,故厚重如周勃。”說明顏書的厚重即是他質樸敦厚的表現,含有剛正堅強的人格力量。

        三 、 “品格”是指書法家的全部內心世界在藝術作品中的反映,具體是指書法家的人格、品行、胸襟和氣度等。“書如其人”當是這種反映最精辟的概括。

        清代書法家劉熙載有名言曰:“書者,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藝概》)書法藝術反映的是一個人完整的內心世界,是其學識、才情和志向的綜合反映,這就決定了書法創作不可能通過某種單一的活動去實現,而要求書法家把全部心靈都投入到自己的作品之中。也正是由于書法家全身心地投入到創作之中。書法藝術與其他藝術相比,更能充分地、透徹地表現書法家的全人格。《玄秘塔碑》碑是唐代的著名碑刻,此碑筆力雄健,直畫勁挺堅韌,曲畫強弩待發, 充分表現出一代書家剛正的性格特征和周密的處事作風,這不正是唐代風骨凌然的書家柳公權的人格造像嗎 ? 難怪當時唐穆宗詔見他時說:“朕嘗于佛廟見卿筆跡,思之久矣 ! ”這雖是恭詞,但也充分體現出皇帝未見其人,先睹其書,便心 存仰慕的心態。正如清代書法家傅山所說:“作字先作人,人奇字亦古。”陸維釗先生則強調學識和修養對提高書法家崇高理想和高尚人格的作用,他說:“寫字,如僅從技巧上來說,的確可以說是‘小技';然而區區小技要能通乎于‘道',體現書者的崇高理想和高尚的人格,非有很高的修養和廣博的學識,是絕對辦不到的。”(見《中國書法》第 3輯)
        日寇侵占華北時,書畫家齊白石為了拒絕敵偽人員的糾纏,特地在大門上帖一張告白:“中外官長要買白石之畫者,用代表人可矣,不必親駕到門。從來官不入民家。官入民家,主人不利。謹此告知,恕不接見。”崇高的民族氣節躍然紙上。如潘天壽所言:“正氣之人,落筆亦有正氣。技巧好學,這股‘氣'不好學。”(《與友人談書法》)

        四 、 書法家的品格修養往往與讀書閱世有關,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筆下自然有“雅正之氣”,心中自然有“中和之思”,清新雅逸,耐人尋味。

        沈尹默先生說:“書學所關,不僅在臨寫、玩味二事,更重要的是讀書、閱世。”(《書法論》)張式認為:(學書畫)“當先修身。身修則心氣和平,能應萬物。未有心不和而能書畫者。讀書以養性,書畫以養心,不讀書而能臻絕品者,未之見也。(《畫譚》)讀書以養性,書畫以養心,心氣和平,則能應萬物。最終是人的心性成就一位書畫大家。沈道寬說:“多讀書,則落筆自然秀韻;多臨古人佳翰,則體格神味自然古雅。而立品又居其要,伯英高逸,故蕭疏閑淡。右軍清通,故灑落風流。”(《八法筌蹄》)在這里沈道寬把讀書和讀書與臨帖緊密地結合起來,正點到了書法學習和創作的要害之處,只有多讀書,落筆自然“秀雅”,只有多臨帖,格調自然“古雅”。所以他推重漢代書法家張芝的“蕭疏閑淡” 和東晉王羲之的“灑落風流”。蘇惇元也認為:“書雖手中技藝,然為心畫,觀其書而其人之學行畢見,不可掩飾。故雖紙堆筆冢,逼似古人,而不讀書則其氣味不雅馴,不修行則其骨格不堅正,書雖工亦不足貴也。”(《論書淺談》)蘇惇元則將讀書和修行結合起來談,認為人的“學行”不可掩飾,只有多讀書,其氣味則“雅馴”,只有重修行,其骨格才“堅正”。
        陸維釗先生舉例說明了道德學問和書法篆刻的關系,他說:“不能光埋頭寫字刻印,首先要緊的是道德學問,少了這個就立不住。古今沒有無學問的大書家,我們浙江就有這個傳統,從徐青藤、趙撝叔到近代諸家,他們的藝術造詣都是扎根于學問的基礎之上的。……要淡于名利,追求名利就不能靜心做學問。”(《書法》 1981年第3期)陸維釗先生所推重的浙江的徐渭和趙之謙的確是書法史的大家。徐渭自幼聰穎過人,天才超逸而憤世疾俗,是一位多才多藝的奇才,詩文、戲曲、書畫無所不精。其詩文人評有李賀之奇,蘇軾之辨,不落窠臼;其戲曲、雜劇出人意表,打破陳規;其花卉,用筆放縱,水墨淋漓,自創新意,對后世寫意花卉有很大影響;尤善書道,長于草節,人稱書中“散圣”。縱橫奇崛,滿紙云煙,神韻超絕。趙之謙自幼博通經史,尤精金石文字、考據之學,曾續補過孫星衍的《寰宇訪碑錄》。他尤精書畫篆刻,在清末最為杰出。趙之謙的書法諸體皆工,尤以北碑著稱,以顏楷入北碑,形成“顏底魏面”的書風特點。近人符鑄評曰:“其作北魏最工,用筆堅實,而氣機流宕,變化多姿,故為可貴。”趙之謙的篆隸書亦頗具風神。篆書一反李陽冰的刻板圓潤,用筆方圓兼備,結字嫵媚多姿,收筆舒腳,側鋒取勢。隸書融合漢碑自成一體,得力于《封龍山頌》、《三公山碑》等,形成重按露鋒,側勢橫刷,一波三折,虛實相生的特點。趙之謙的篆刻,取法秦漢嘉量、詔版、古璽、泉布、鏡銘、瓦當等,印外求印,自成一派,自稱“為六百年來撫印家立一門戶”。注重“讀書治學”以此滋養“書畫篆刻”而成為大家,如陸維釗先生所言徐渭和趙之謙是具有代表性的。

        五 、 書法家的人格品行決定著書法境界的高低。事實告訴我們,要使書法藝術作品格調高古,就必須培養自己高尚的人格,若為人不好,則書藝很難進入化境。

        黃賓虹先生認為:“人品的高下,最能影響書畫的技能。講書畫,不能不講品格;有了為人之道,才可以講書畫之道,直達向上以至于至善。”( 黃賓虹,見上海美學會《美學文集》)在黃賓虹先生看來,書畫家的“人品”比“技能”更重要,人品的高下能直接影響到書畫的技能。有的人學書畫一生,卻毫無成就,其主要原因不外是‘人品'和‘悟性',所謂人品不高,修行不到,缺少悟性。黃秋園先生要求“書畫家要有氣質,要強調個性,不流于時俗, 還須要有高深的學問。”(見 1987年7月香港《文匯報》)有了高深學問的支撐,才會有獨特的個性和高雅的氣質,才可以免俗。所以黃賓虹先生認為:“游藝之事,必志道據德依仁。一代之中名作如林,其望重當時而傳譽后世者,恒不數人。要惟道德文章,卓然有以自立,千古而下,方為不磨。”(《江南系之黃山派》)名重后世者,必“志道據德依仁”以“道德文章”為萬世所仰,千古而下,方為不磨。
        “一個甘于淡泊、心境清虛的人,方可在學習書法的過程中不受名利的誘惑而獲得較高成就。”(沈子善,同季伏昆、馮仲華的談話)在當前市場經濟沖擊,書畫界人心浮躁的大趨勢下,能甘于淡泊,心境清虛實在太少。 我們不能不看到,當代書法繁榮背后所隱藏的危機,即缺少文化的支撐。 20世紀80年代以來我國書法發展的突出特點是“群眾運動”的偉大勝利,即大范圍和大面積群眾的廣泛參與,有資料統計,參加書法學習和活動的人口約在一億人左右。但表面的繁榮并不能掩蓋問題的存在。“ 現實的中國書法界似乎陶醉在一片‘勝利'中。這倒是中國書法文化視角的現代癥。現代書壇的內怯與虛弱,……相信每一位真正熱愛和關注中國書法命運的人都不會否認這一點”。( 《書法研究》 1993年第5期) 這里梅墨生先生所說的“內怯與虛弱”,正是當代書法界所存在的嚴重文化缺乏癥。看來當代中青年書畫家不讀書,不講品格修養實在是不行了。

     

    ◎ 瀏覽論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個人網絡地址:   www . nwdsf . com
    通訊地址: 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號北京師范大學藝術學院   郵編: 100875
    聯系電話: (010)58805557   傳真: (010)58805557
    電子信箱: niwendong1957@163.com
     
    玩彩网彩票 潮州 | 六盘水 | 汕头 | 莒县 | 邹城 | 海门 | 广安 | 巢湖 | 承德 | 瓦房店 | 瑞安 | 招远 | 松原 | 南安 | 深圳 | 德州 | 塔城 | 石嘴山 | 遵义 | 浙江杭州 | 龙口 | 呼伦贝尔 | 陕西西安 | 宁波 | 崇左 | 溧阳 | 漯河 | 博罗 | 佛山 | 榆林 | 邯郸 | 崇左 | 香港香港 | 清徐 | 黑河 | 桂林 | 马鞍山 | 三沙 | 海拉尔 | 揭阳 | 宁国 | 河池 | 苍南 | 燕郊 | 珠海 | 南通 | 咸阳 | 鹤壁 | 乌兰察布 | 张家界 | 慈溪 | 顺德 | 绵阳 | 洛阳 | 天水 | 亳州 | 恩施 | 台北 | 鄂尔多斯 | 绵阳 | 江西南昌 | 柳州 | 嘉峪关 | 荆州 | 揭阳 | 扬州 | 济宁 | 阿里 | 玉林 | 黔南 | 宁国 | 任丘 | 大庆 | 防城港 | 靖江 | 营口 | 三明 | 萍乡 | 咸阳 | 双鸭山 | 儋州 | 赵县 | 河南郑州 | 海南海口 | 新乡 | 恩施 | 肇庆 | 威海 | 赣州 | 襄阳 | 屯昌 | 广汉 | 五指山 | 雅安 | 溧阳 | 仙桃 | 绍兴 | 台北 | 资阳 | 吉林 | 岳阳 | 海北 | 丹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临沂 | 图木舒克 | 定安 | 赣州 | 泗阳 | 海北 | 巴彦淖尔市 | 潜江 | 乌兰察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