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siwik"></object>
     
     
    歡迎訪問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倪文東書法網站
     
     
     
    柳公權及其書法藝術論
     

    倪文東
     

    內容摘要:柳公權是唐代著名的大官僚兼學者書法家,是楷書書體的總結者和創新家,是中國書法史上當之無愧的書法大師。該文從柳公權所處的晚唐歷史文化背景入手,對柳體楷書產生的時代背景,書風特點、創作分期及對后世書風的影響等,進行了深入的分析和研究。
    關 鍵 詞:柳公權 書法創作 革新創造
     
     
     

        柳公權是中國書法史上當之無愧的書法大師,是楷書書體的總結者和創新家。柳公權與同時代的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顏真卿等,致力于楷書的創作,在研究和繼承鐘繇、王羲之等前賢書法家優秀楷書風格的基礎上,對產生于魏晉六朝,并在隋代有了進一步發展的楷書,進行了全面的整理和改革,特別是對北碑楷書這一特殊的書法文化遺產,進行吸收和借鑒,并結合唐代的時代風貌和審美特點進行改造,創造了一種適合時代發展的楷書風格和面貌,總結了經驗,制定了法度,創立了規范,從而使他們創作的書法作品成為唐代,甚至整個古代楷書的最高典范,成為“唐書尚法”的突出代表。
    歐陽詢、顏真卿、柳公權等所創造的,代表唐代時代風格的楷書,自唐代以下,千百年來,歷久不衰,成為后人學楷入門的最佳范本和第一選擇,這其中柳公權所創造的“柳體”楷書,最受歡迎,影響最大。歷史上,盡管有宋代米芾對唐代顏、柳書法的過激批評和清代乾、嘉以后,出現了著名的碑學派,以阮元、包世臣、康有為等為代表的“為北碑鳴不平”者,尊魏卑唐,但從歷史的角度和時代發展的觀點來看,今天人們學書入門,依然首選唐代,顏、柳、歐、褚、虞等唐代書法家,特別是柳公權所建立的一整套楷書的規范,今天仍然是人們學習的榜樣。今天,盡管也有人認為唐楷過時,甚至,有人請王羲之下崗,但歷史所賦予的文化使命和千百年來經過歷史檢驗并共同認定的經典作品,卻是要不斷傳承下去的,這是不依某些人的主觀意志為改變的。

         一、融會諸家,自成一體

         柳公權的書法有著深厚的書學淵源和鮮明的時代特色,他所生活的唐代,是我國封建社會發展的最好時期,政治安定,經濟發展,文化繁榮。但大唐王朝的統治自“安史”之亂后,出現了嚴重的政治危機,元氣大傷,雖然也出現過一些繁榮景象,但再沒有出現過像“開元盛世”那樣的雄強博大的盛時和盛事。唐代文化藝術的發展,到了柳公權所生活的晚唐,已經走過了他應該有的燦爛和輝煌。特別是在書法藝術的發展方面,盛唐以前,可以說,名家輩出,書體皆備,書論精妙,影響至大。而到了晚唐時期,幾乎到了“江河日下”的地步,歷史的大幕即將落下。這種歷史文化的現實,不僅對書法是這樣,文學和詩詞的發展亦是如此。擺在柳公權目前的現實是非常嚴峻的,要想在書法藝術方面有所成就,非走出一條屬于自己、屬于歷史的道路不可。而這種歷史文化現實的好處則在于,作為生活在晚唐時期的柳公權則有條件繼承和發揚前賢的優良傳統,在他們的藝術創造基礎上進行再創新,融會諸家,集古出新,這正是柳公權所走過的道路。
          關于柳公權的書學淵源,歷史文獻中有許多詳細的記載,后來的許多書法家都有中肯的論述和評價;

         公權初學王書,遍閱歷代筆法,體勢勁媚,自成一家。(1)
         柳少師書本出于顏,而能自出新意。一字百金,非虛語也。(2)
       (公權)正書及行皆妙品之最,草不失能。蓋其法出于顏而加以遒勁豐潤,自名一家而不及顏之體局寬裕也。……嘗書京兆西明寺《金剛經》,有鐘、王、歐、虞、褚、陸諸家法,自謂得意。(3)
         柳誠懸書,極力變右軍法,蓋不欲與《禊帖》面目相似。所謂神奇化為臭腐,故離之耳。(4)
         柳誠懸書《李晟碑》出歐之《化度寺》,《玄秘塔》出顏之《郭家廟》,至于《沂州普照寺碑》,雖系后人集柳書成之,然剛健含婀娜,乃與褚公神似焉。(5)
         (柳書《金剛經》)書于西明寺,后亦屢改矣。經石幸存,不墜兵火。柳玭謂“備有鐘、王、歐、虞、褚、陸之體。”今考其書,誠為絕藝,尤可貴也。(6)
         唐初諸公無不學晉,即褚河南剛正不撓,千古偉人,而其書亦帶有嬋娟不勝羅綺之致,蓋屈而就晉法也。至誠懸始大辟境界,自出手眼,雖學魯公,實有“出藍”之譽,故唐人稱其一字千金。(7)
         誠懸則歐之變格者,然清勁峻拔,與沈傳師、裴休等出于齊碑為多。(8)

         從以上諸家所評之語完全可以看出柳公權走的是一條傳統的集古出新的道路,他的書法淵源于三個方面:一是鐘繇和王羲之,柳公權得其平和、古樸、清逸之韻;二是初唐的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陸柬之,特別是盛唐的顏真卿,柳公權得唐代諸家的清勁、含厚、寬博之氣;三是北碑和齊碑,特別像北碑中之雄強峭拔、斬截方正者,柳公權得其清勁峻拔之質。柳公權真正做到了遍閱歷代筆法,集古出新,并逐漸形成自己的書風特點,體勢勁媚,自成一家。他學古求變,極力變右軍(王羲之)法,蓋不欲與《禊帖》(王羲之行書代表作《蘭亭序》)面目相似,而是形成他自己的書風特點。
         楷書自魏、晉發端,至南北朝、隋代及初唐和中唐,發展到晚唐,風格多樣,流派紛呈,已經完全成熟,從點畫形態上講,方圓、巧拙、中側、長短等,無所不包;從結體取勢上看,側身取勢、正身示人、端嚴平正、險絕開張等,應有盡有;從章法布局上分,疏朗開闊、密集嚴整等,各有千秋。從這種局面來看,晚唐的柳公權似乎是無路可走了,用筆偏瘦的已經有了,用筆偏肥的也已經有了,結字端嚴的有了,結字寬疏的也有了。而柳公權正是在這種情況之下,經過認真分析和研究,從臨摹和學習傳統入手,采用集古出新的辦法,特別是集歐、顏楷法之大成,充分繼承和發展了歐陽詢和顏真卿楷書之優點,在楷書的用筆、結構和章法方面下大功夫,從細微之處著手,同時又廣泛借鑒北碑和齊碑,取其方勁、雄強之風格,融會貫通,寫出了自己的風格個性。
         從柳公權書法作品的特點可以看到,柳公權師法的不只是初唐的歐陽詢,也不只是盛唐的顏真卿,而是“遍閱近代諸家”,上取魏晉六朝,下法初唐盛唐。其取法之廣博,臨學之精詣,歷時之長久,在中國書法史上可以說是少有的。六十歲以前的柳公權一直致力于向歷代書家學習,以筆下能備有諸家之體而引以為得意。雖然這種臨仿還不是真正的藝術創作,但它卻使柳公權充分而精熟地掌握了歷代書家,尤其是初唐及中唐歐,虞、褚、陸、顏諸家筆法的精萃,為構筑自己的藝術殿堂奠定了深厚的基礎。沒有這個基礎、柳公權不可能創造出以筆法靈活多變,結體法度森嚴為主要特色的新體。

         二、集古生變,創法出新

         柳公權的書法創作大約開始于貞元年間,有文獻記載的第一通碑刻為唐德宗貞元十七年(801年)柳公權24歲所書,到他去世時的唐懿宗咸通六年(865年),約有64年的時間。柳公權在64年的時間內所書的作品極多,大約有百余件,是古代多產的書法家之一,但遺憾的是,柳公權所書的絕大多數作品已經散失,流傳至今的作品僅有20余件。其中墨跡確信為柳公權所書的僅《〈送梨帖〉跋》1件,行書20余字;碑刻僅13件,又有偽作雜處其間:如《李晟碑》為后人重書重刻,已非真跡,《苻璘碑》從碑文到書法均系偽造;《金剛經》、《消災護命經》、《福林寺戒塔銘》,均為后人偽托。從大量文獻記載來看,柳公權60歲以前所書的碑版只有《馮宿碑》和1986年在西安出土的《鐘樓銘》2件,書寫時間在59至60歲兩年間。柳公權大量的書法作品,特別是被尊為代表作品的《玄秘塔碑》、《神策軍碑》等,都書寫在他60歲以后,也就是唐文宗開成二年(837年)以后。柳公權有文獻記載的94件作品中的大多數,都書寫在他60歲以后。
         根據有關文獻資料分析和考察,我們把柳公權的書法創作分為前后兩個時期:60歲以前為前期,具體時間為:開始書法創作生涯的唐德宗貞元十七年,即公元801年(24歲),到唐文宗開成元年,公元836年(59歲);60歲以后為后期,具體時間為:開成二年,公元837年(60歲)到他去世的前一年,即唐懿宗咸通五年,公元864年,這一年的五月,柳公權以87歲的高齡還書有《魏謨碑》(楷書),此碑立于鳳翔(今陜西鳳翔縣)。書完此碑的第二年(唐懿宗咸通六年,公元865年),柳公權去世,享年88歲。
         從柳公權傳世的大量作品來分析,其前期書法的主要特點是集古--集古生變;后期書法開始創新--創法出新。所謂集古,就是學習傳統,臨摹和學習前賢的楷書作品,大量吸收書法養分,為日后進行書法創新打好基礎。這一時期,柳公權的書法風格尚未形成,筆下所書的字多從古人碑帖中來,集古人之大成,用筆方圓兼備,結字平正端嚴,章法疏朗清逸。如《舊唐書·柳公權傳》記載:

         公權初學王書,遍閱近代筆法,體勢勁媚,自成一家。……上都(即長安)西明寺《金剛經碑》備有鐘(繇)、王(羲之)、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陸(柬之)之體,尤為得意。

         從這段記載中可以看出,柳公權書法從鐘繇、王羲之人手,師法甚廣,魏晉及初唐諸家都是他學習的楷范。所謂“近代筆法”,雖然沒有具體說明是哪幾家,但從文中所述西明寺《金剛經碑》的書法特點上看,主要是指同時期的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陸柬之諸大家。柳公權所書的西明寺《金剛經碑》早巳失傳,其如何“備有鐘、王、歐、虞、褚、陸之體”已不可考,但從近年出土的柳公權59歲所書的《鐘樓銘》一碑中,我們仍可以略見柳公權早期書法作品“集古”的特點。
        《鐘樓銘》又稱《回元觀鐘樓銘》,全稱《大唐回元觀鐘樓銘》。令狐楚撰文,柳公權楷書,邵建和刻字。唐開成元年(公元836年)四月廿日立于萬年縣(今西安市)。1986年11月在西安市和平門外太乙路出土。此碑為橫置,長124厘米,高60厘米。共41行,行20字。現藏陜西省博物館,三秦出版社有影印出版。書寫此通碑時柳公權59歲,正處于書法風格的轉型期。這件作品前5行署款的小楷書中時有鐘繇、王羲之的體態,正文的結體多與褚遂良的《孟法師碑》相似,方正寬博。偶爾也可以見到歐陽詢的影子,尤其是“宮”和“門”字旁的寫法,與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幾無二致。在這件作品中,已見不到虞世南、陸柬之的體勢,很多字的結體已是柳公權個人的面貌。整幅作品字形較小,筆法瘦硬峻利。結字稍見寬疏,沒有像后期的《玄秘塔碑》那樣端嚴勁利。
         柳公權60歲(唐文宗開成二年,公元837年)所書的《馮宿碑》,是柳公權蟬蛻前夕的作品。《馮宿碑》,又稱《尚書馮宿碑》、《梓州刺史馮宿碑》、《贈吏部尚書馮宿神道碑》、《劍南東川節度使馮宿碑》,全稱為《大唐故銀青光祿大夫檢校禮部尚書使持節梓州諸軍事兼梓州刺史御史大夫充劍南東川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管內觀察處置靜戎軍等使上柱國長樂縣開國公食邑一千五百戶贈吏部尚書馮公神道碑銘》。王起撰文,柳公權正書并篆額。唐開成二年(公元873年)五月立于萬年縣(今西安市)。碑高314厘米,寬104厘米。楷書,共34行,行61字。《石墨鐫華》、《金石萃編》等有著錄。碑今藏西安碑林博物館。故宮博物院藏有明代拓本。明楊慎謂此碑亞于虞世南所書的《孔子廟堂碑》,趙崡認為:“此碑結字小,差勝《玄秘塔碑》,尚不堪與薛稷雁行“(見《石墨鐫華》)。《馮宿碑》的筆法圓潤之處頗似虞世南,其結體雖仍比較寬博端正,但已經不像《鐘樓銘》那樣瘦勁,可以在晉唐諸家書法中找到祖本。如果說《鐘樓銘》的結體似賓客滿堂,雖情感融洽,但面目神情各異,終非一家之親,這原因主要是臨摹集古的結果。到了《馮宿碑》,已是自家兄弟聚首,面目神情、舉手投足都十分相似,非常和諧,如出一轍。柳公權前期的書法創作所追求的是“無一字無來處”,主要集中在對前人作品的研究和借鑒方面。更早期的作品,其結體面目更多。西明寺《金剛經》之所以“猶為得意”,獲得世人贊譽,其主要原因正在于其“備有”鐘、王、歐、褚、陸、顏等諸家之體,后期的作品就不是這樣了。
         柳公權的書法成就和對古代書壇的重要貢獻,主要是后期的創造和革新,形成自己的風格特點,獨創“柳體”。從大量的文獻資料來分析和研究,柳公權晚年的應酬之作頗多,這和他后來官居高位,德高望重,聲名顯赫有關,但柳公權對于書寫碑文則是十分嚴肅和嚴謹的,作品面目并非千篇一律地機械炮制,而是精心書寫,力求使不同的作品有不同的意韻。這主要表現在他后期的楷書作品中。
         現在能夠明確認定的柳公權后期的楷書作品有7件:《清靜經》(開成五年,63歲書,小楷)、《玄秘塔碑》(會昌元年,64歲書,大楷)、《神策軍碑》(會昌三年,66歲書,大楷)、《劉沔碑》(大中三年,72歲書,中楷)、《魏公先廟碑》(大中六年,75歲書,中楷)、《高元裕碑》(大中七年,76歲書,中楷)、《復東林寺碑》(大中十一年,80歲書,中楷)。這幾件作品集中代表和表現了柳公權后期的書法風格和面貌,是柳公權書法創新的具體體現,其中的代表作品是《玄秘塔碑》和《神策軍碑》。
         《玄秘塔碑》是柳公權書法發展演進中的一座里程碑,是柳公權的楷書代表作品,它標志著柳體書法的完全成熟。《玄秘塔碑》,又稱《大達法師玄秘碑》、《大達法師碑》、《大達法師玄秘塔銘》、《大達法師端甫碑》、《大達法師玄秘塔碑》,全稱為《唐故左街僧錄內供奉一教談論引駕大德安國寺上座賜紫大達法師玄秘塔碑銘》。裴休撰文,柳公權正書并篆額,邵建和、邵建初鐫刻。唐會昌元年十二月廿八日立于京兆(今西安市),碑高一丈五寸,廣五尺一寸。28行,行54字。現藏西安碑林博物館。《墨池篇》、《金石萃編》等有著錄。明代孫文融《書畫跋》評此碑曰:

         柳書惟此碑(《玄秘塔碑》)盛行,結體若甚苦者,然其實是縱筆,蓋肆意出之,略不粘帶,故不覺其鋒棱太厲也。全是祖魯公(家廟碑)來,久之熟而渾化,亦遂自成家矣。此碑刻手甚工,并其運筆意俱刻出,纖毫無失。今唐碑存世能具筆法者,當以此為第一。

         在《玄秘塔碑》中,既見不到歐陽詢的“戈戟森列”之勢,也見不到褚遂良的“端勁綽約”之姿,更見不到虞世南的“典雅謙和”之態,展現在人們面前的,完全是一種迥異于前人的新的體態--柳體,瘦勁挺拔,端嚴清峻,別具一格。
       《玄秘塔碑》端莊俊麗,左右基本對稱,右肩稍高,形成左低右高之勢,險中求穩,屬于柳公權作品中的“矜持之作”,歷來作為學習柳體的最佳范本。該碑筆法勁練,點畫如截鐵,圭角分明,方折峻整,別具特色。筆畫變化豐富,不別具一格。橫輕豎重,短橫卻較粗壯,長橫格外瘦長,起止交代清楚。豎畫頓挫有力,行筆挺勁舒長。撇畫較銳利,筆勢修長。捺畫粗重,用筆干凈利落,于撇畫形成鮮明的對比。結體謹嚴,中宮內斂,四周舒展,寓圓厚于清剛之內。嚴謹而不失疏朗開闊之勢,儀態沖和,遒勁絕倫。
         《神策軍碑》是柳公權的又一代表作品,而且在有的評論家看來,此碑比《玄秘塔碑》更具特色,用筆、結字更具有雄強敦厚之大氣。若干年來,此碑不如《玄秘塔碑》影響大的主要原因是原碑久佚,又由于該碑處于皇宮禁地,不能隨便捶拓,故流傳的拓本亦極少。宋時有孤拓本,現傳世僅有南宋賈似道舊藏上冊,而且還有缺頁,今藏北京圖書館。《神策軍碑》又稱《左神策紀圣德碑》、《皇帝巡幸左神策軍紀圣德碑》、《武宗皇帝巡幸左神策軍紀圣德碑》。崔鉉撰文,柳公權正書,徐方平篆額。唐會昌三年四月立于萬年(今西安市)縣。《金石錄目》有著錄。《神策軍碑》為柳公權66歲時所書,正是柳體完全成熟時期的作品。此碑字形較大,用筆遒勁而厚重,意態雄豪,氣勢遒邁,較之柳公權64歲所書的《玄秘塔碑》,運筆揮灑更得心應手,點畫更加精練,筆力愈加老到,毫無拘謹之態,表現出柳體渾厚中見勁利,平正中得瀟灑的藝術風格和特點。正如清代書論家孫承澤所評:“柳學士所書《神策軍紀圣德碑》,風神整峻,氣度溫和,是平生第一妙跡。”
         柳公權后期的作品除了《玄秘塔碑》和《神策軍碑》外,還有《劉沔碑》、《高元裕碑》、《魏公先廟碑》、《復東林寺碑》等,皆風格鮮明,各有特點。《劉沔碑》多遒勁之骨(71歲書),《高元裕碑》具儒雅之姿(76歲書),《復東林寺碑》出超逸之趣(80歲書),《魏公先廟碑》有莊重之氣(87歲書)。這幾件楷書碑刻都是柳公權晚年的重要作品,是其風格純熟時期的作品,和《玄秘塔碑》、《神策軍碑》一樣,表現了柳體的總體書風面貌。

         三、遒勁峭拔,斬釘截鐵

         柳公權的書風特點突出而鮮明,遒勁峭拔,斬釘截鐵。他的作品無論是在楷書的點畫用筆、結字取勢,還是章法布局、神采氣韻等方面都獨具特色,與眾不同。柳公權從集古出新到自創一格,走過了一條艱難的探索之路。他對古代書壇的貢獻不僅在于楷書的集大成,作一總結帳,還在于以具有唐代“雄強遒勁”鮮明的時代風格去寫行草書,線條流暢,氣勢張揚,跌宕起伏,意態雍容,圓潤豪縱,完全打破了晉人所創立的“平和簡靜,秀麗柔美”的行草書規范。
         柳公權對楷書的總結和創造,首先表現在其用筆的獨特性方面。他的楷書作品在用筆方面,借鑒和吸收了顏體楷書和歐體楷書的優點,同時又避免了歐、顏楷書用筆的缺陷(如歐體楷書用筆的過于含厚內斂,顏體楷書用筆的平和隨意),并廣泛吸收了魏碑和齊碑方正雄強,開張恣肆等用筆特點。柳公權的楷書用筆,方圓結合的非常巧妙、和諧、自然,既不像歐體那樣平緩、含蓄,又沒有顏體那樣的過于強烈的橫豎粗細對比。柳體楷書在用筆方面作了較大的改進,在筆畫的細微之處進行了巧妙的處理,多用蓄勢,引而后發,也就是多用細小的動作和力量變化,不急于出鋒,將力量內含,以骨力取勝,瘦硬剛勁,得勁健雄強之力度和氣勢。
         楷書筆法自魏、晉的鐘、王至初唐及盛唐的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和顏真卿等,有了很大的發展,方圓兼用,中側互變,筆法豐富且個性鮮明,應該說到了盛唐的顏真卿,楷書筆法均已完備。因此,柳公權要在筆法上有所革新和創作,確實是十分艱難的。在這種情況下,柳公權選擇了集古出新的道路,即綜合各代各家之大成,擇其優點,為我所用,并突出自己的特點,逐漸形成自己的個人風格。所以,柳公權用筆的最大特點在于他能夠熟練地駕馭各家筆法,隨心所欲地為己所用。柳體用筆十分靈活,他不是純用方硬瘦峭之筆來展露筋骨,而是起筆多方,收筆多圓,方圓結合,自然隨意。長筆瘦,短筆肥,豎筆挺,折筆勁,故顯得輕重有致,變化多端,既筋骨強健,又血肉充實。由于柳體的筆法靈活多變,因此其點畫的形態也豐富多樣,即使是同一筆畫,在不同的字中,在不同的部位上,其形態也不相同,可以說是隨體賦形,不拘一格,極具裝飾變化之美。
         柳體用筆的最大特點是方圓兼并,既方峻勁利,又含厚圓潤。在每一畫的起、收轉折處用方筆折鋒,能使人產生一種雄強、方峻、爽利、勁峭之美感。而在筆畫的收束處,柳體則多有圓筆裹鋒,不使筆毫鋪開,消跡滅棱,運筆不折不頓,寫到盡處一往即收,顯得格外豐潤圓渾,內含而質樸。
       柳體的點,方圓并用,行筆多變,比歐體和顏體的點畫都要豐富多變,點筆雖小卻變化奇妙。他的點多帶鉤出鋒,用揉筆來蓄勢,出鉤勁利,利落而顯精神。“寶蓋頭”上點和左點以及下部組合的眾點當中,點筆用豎點,豎畫左右對稱兩點,左稍遠離而右稍靠近。三點水旁排列成弧狀,下點之末每垂直于上點之尾,以求上下呼應之勢。
    柳體的橫畫起方收圓,長橫伸左取勢,中段稍細,提鋒為之,中鋒運筆頗得骨力。短橫多寫得較粗壯,起收按筆較重,力量凝聚。短橫在左多讓右,將其寫成“尖尾橫”,在右多讓左,又寫成“尖頭橫”,俯仰曲直,極盡變化。
         柳體的豎畫起筆多強調“方筆”,折鋒非常突出,時常出現兩個棱角,并稍偏向左側,常用二次轉鋒折筆寫成。收筆有懸針,垂露之分,中豎多用懸針,提筆出鋒,空搶逆收,顯得飽滿、尖銳,特顯精神。左右豎筆多用垂露,收筆不作重按,轉筆向上疾收。凡左右對稱用直畫者,形窄者多取相背之勢,取歐體之特點:形寬者多作相向之勢,用顏體之變化。柳體在處理筆畫變化時,還有一個突出的特點,即以反常態將短橫寫得特別粗重,而又將長豎寫得較細挺,對比強烈,引人如勝,如《玄秘塔碑》中的“千”、“柱”等字及“木”、“牛”、“言”等偏旁。這一點雖然吸收了顏體的特點,但用法不同,效果亦不一樣。
         柳體的撇畫行筆速度較快,長掠直下,稍有弧度,修長勁健。長撇瘦硬,短撇粗重,捺畫卻比較突出,重而粗,起筆較細,中段逐漸加粗,加重,加長,末尾極粗,并出現明顯的燕尾,出鋒有力,方勁遒美。撇捺相交,輕撇重捺,近似顏法,但粗細變化卻比顏體明顯。
    柳體的“口”字形,多取上開下合,上大下小之勢,且左邊豎腳下伸外露,不但使字形端穩,而且具有一點的裝飾特點。
    柳體的豎彎鉤則一路圓轉,曲勁有彈力。如“風”字的外框,橫折彎鉤,弧度較大,幾乎是圓周的三分之一,鉤筆飽滿,而尖銳形狀酷似鵝頭。
         柳體在筆勢的處理上亦迥異于前人,風格獨特,個性鮮明,與其結體的中宮緊密,四周舒放,輻射開張相配合,更顯爽利流宕,別具一格。柳體的筆勢非常爽疾,一往無前,筆畫盡處,筆勢猶張。唐代呂總評述柳體的筆勢是“驚鴻避弋,饑鷹下鞲”(《續書評》),驚鴻避箭,饑鷹捕獵,來勢之疾速,氣勢之迅猛,無一復加。以此來形容柳體筆勢的兇猛迅疾,應該說比較適合,但宋代的朱長文卻以為呂總的評述仍“不足以喻其鷙急云”(《續書斷》)。這里要強調的是,柳體筆勢的迅疾,并不是一味的快速、急促,要放得開,還要收得住。柳體鷙急的筆勢并不是像后世習柳體者那樣,以硬毫疾行來求取,入筆過于輕浮,行筆過于疾滑,這樣做是得不到柳體的筆勢特點的。柳公權用的并不是硬毫筆,而是軟毫長鋒筆。要用軟毫長鋒寫出柳體挺拔勁健的筆畫和爽疾流宕的筆勢,不在柳體的技術方面下功夫是不行的。
         柳體的結體更是與眾不同,更能顯示出他深厚的功力。柳公權楷書的結體,既充分吸收歐體和顏體的特點,又突出自己的風格,短者較肥,疏者宜豐,形長者宜瘦,畫密者宜勻,體態端莊,均衡平穩,疏密均勻,肥瘦得體。柳公權在處理字形結構時,有兩個重要的方法:一是內緊外松,輻射開張。歐、虞、褚、顏諸體,都在晉人楷書的基礎上形成了自家書法的風貌,但諸家結體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字的中宮與周邊筆畫無大開大合之勢。歐、虞、褚的結體,多取側身之勢,含蓄平和。顏體雖然一改古法,以正面示人,但顏體的中宮不緊,呈內松外緊,內方外圓之勢。柳體則一改前賢諸法,使中宮緊密,四周舒放,筆畫向內攢聚,向外輻射,有壁壘森嚴之勢。這一點后來被宋代的黃庭堅發展到了極致;二是撇低捺高,險中求穩。歐、虞、褚、顏諸體撇、捺的終端多落在同一水平線上,對稱均衡,猶如正面端立之人,一派靜穆之態,沒有較大的對比反差。柳體則多取撇低捺高之勢,撇雖細而極挺健,捺粗勁而頗舒揚,靜中有動,險中取穩,如向前邁進之人,在嚴整中呈現出瀟灑超逸之姿態。
         柳公權的書法作品,除了大量的楷書碑刻外,留存下來的墨跡尤其是行草書墨跡十分少。但從有關文獻資料的記載中卻說明柳公權不但精于楷法,而且行草書亦非常有特色:

         公權真、行書,驚鴻避弋,饑鷹下韝。(9)
         公權博貫經術,正書及行皆妙品之最,草不失能。……宣宗召至御座前,書紙三番,作真、行、草三體。帝奇之,賜以器幣,且詔自書謝章,無限真行。(10)
         柳誠懸墨跡帖(《蒙詔帖》)一卷,是真。筆法勁爽而縱橫悉如意志,蓋自文皇、大令而自成家,奇妙!(11)
         以篆籀法作行楷,僅見誠懸此書(柳公權《司馬公達帖》)。把玩久之,使人有天際真人想。仆論書法,謂歐、褚自隸來,顏、柳從篆出,觀此尤信。唐中葉書家,首推顏、柳,顏書渾勁,而柳較肅括矣。學顏書須從柳入,以其筆徑濯濯,有跡可尋也。(12)
        (柳公權《蒙詔帖》)險中生態,力變右軍。(13)

         從以上的文獻記載可以看出,柳公權于書法諸體皆善,尤精楷法。他楷、行、草書皆精妙,又能篆書,曾為裴休的《圭峰禪師碑》等和他自己書寫的《玄秘塔碑》、《魏謨先廟碑》、《薛蘋碑》、《李晟碑》等碑刻篆額。目前,我們能見到的,有文獻記載的柳公權的行書墨跡有《送梨帖跋》、《圣慈帖》、《辱問帖》、《奉榮帖》、《伏審帖》、《十六日帖》、《年衰帖》、《蒙詔帖》、《蘭亭詩》等。要說其中最精彩,最能代表柳公權書法風格的作品,應該是《蒙詔帖》。此帖流傳甚廣,被認為是柳公權的行書代表作品,足以表現大書法家柳公權的書風面貌和個性風格。關于這件作品的真偽問題,有關專家持有不同意見,我認為這很正常。但我們認為此件作品,不管真偽,本身卻是很精彩的,也比較符合柳公權本人的書風特點和性格面貌,大起大落,氣勢不凡。據有關專家考證和研究,此帖是柳公權44歲時書寫的作品,這時柳公權已經開始具備自己的書法面貌,將楷書作品雄強剛勁之風格靈活地運用于行書的創作。粗細變化明顯,中鋒側峰兼用,將長短、大小,粗細、巧拙等巧妙地融為一體。點畫連綿,體勢開張,氣勢豪縱,具有盛唐氣象。
         一般說來,行草手稿,流暢灑脫,表現力豐富,多能充分而直接表現書法家的思想感情變化,如王羲之的《蘭亭序》和顏真卿的《祭侄稿》等。碑刻墓表,從內容上看,一般比較莊重嚴肅,偏重于平實地敘述事實,多表現重大歷史題材和人物生平,從書法風格上看,多用正書,如楷書、篆書和隸書等,往往一字一格,字字工穩,端嚴謹飭,從表面看似乎比較古板,不容易突出或直接表現書法家的感情變化。其實不然,不管文字內容如何,也不論書體和風格如何,書法家思想感情的表現應該是不受任何限制的。顏真卿是如此,柳公權亦是如此。

         “碑刻雖多,而體制未嘗一也。蓋隨其所感之事,所會之興,善于書者,可以觀而知之。故觀《中興頌》,則宏偉發揚,狀其功德之盛;觀《家廟碑》,則莊重篤實,見夫承家之謹;觀《仙壇記》,則秀穎超舉,象其志氣之妙;觀《元次山銘》,則淳涵深厚,見其業履之純。余皆可以類考”。(14)

          顏真卿寫碑是如此,柳公權寫碑又何嘗不是這樣。柳公權一生所書碑刻、墓志較多,也和盛唐的顏真卿一樣,通過書寫碑銘和墓志等,來表現出自己對事物的愛憎感情。細品柳公權所書的碑刻墓表,如《神策軍碑》、《劉沔碑》、《高元裕碑》、《魏公先廟碑》、《復東林寺碑》等,我們也能從字里行間深刻領悟到這些作品分別表現出的圣德、武將、文臣、廟堂、寺院所獨具的神韻,所表達出的柳公權豐富而深刻的內心感受。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柳公權主要不是靠楷書字形結體的變異,而是靠豐富的筆法變化、多樣的線條形態來表達其內心感受的,這反映出了他書法創作中自覺的藝術追求與精湛的書寫技巧。

         四、名播中外,風神自遠

         柳公權所創造的個性鮮明、風格獨特的柳體楷書,為古代楷書的發展作了總結,也為后來楷書的繼承和發展奠定了基礎,他對楷書的創造和發展在中國書法史上,占有突出的地位,產生了重要的影響。在柳公權之前,自然率意的魏晉楷書及法度謹嚴的初唐、中唐楷書都出現了標領百代的宗師,產生了多種風貌鮮明的體態樣式。而在柳公權之后,再也不曾出現過能與這些書法宗師相媲美的楷書大師,正如有人在評價楷書時認為楷書自唐代以下皆不可觀,江河日下。元代趙孟頫雖然也以楷書精美為人們所師法,但其楷書是以古為新,從某種意義上講,是便于實用的行楷書。歷史上,雖然有所謂“歐、顏、柳、趙”楷書四大家,但是,趙孟頫的楷書并沒有完全跳出古人的藩籬而自立門戶,而且其規矩和法度及對后來書風的影響,遠不如歐、顏、柳三家,與此三家不可同日而語。
         柳公權的書法在當時和后世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名播中外,風神自遠。當時許多著名人物的墓碑和墓志非柳公權書寫不可,否則人們會認為子孫不孝;當時許多國外來唐朝訪問和交流的學者和官員,都不惜以重金購買柳公權的書法作品。柳公權的書法對后世書法,特別是楷書的發展產生了積極而深遠的影響,這種影響不僅僅表現在書法本身的特質方面,如對后人楷書用筆、結構及章法的影響,而且表現在藝術創造精神和個性的感染和影響方面。關于柳公權書法對后世的影響,古代文獻中有明確的記載:

        (柳公權書《陰符經序》)柳誠懸書,至此極矣,論者或不能盡,然則人之好尚亦難齊矣。李西臺(建中)愛柳《尊師志》,歐陽(修)公愛《高重碑》,惟君謨(蔡襄)獨喜此序。(15)
    柳公名墨行世者,李西臺愛《柳尊師志》,歐陽公愛《高重碑》,蔡君謨愛《陰符序》,米元章愛《金剛經》,薛道祖愛《崔陲碑》。(16)
    柳誠懸書,極力變右軍法,蓋不欲與《禊帖》面目相似。所謂神奇化為臭腐,故離之耳。凡人學書,以姿態取媚,鮮能解此。余于虞、褚、顏、歐,皆曾仿佛十一,自學柳誠懸,方悟用筆古淡處。自今以往,不得舍柳法而趨右軍也。(17)

         從以上資料可以看出,后來書法家都從不同的角度和方面,受到柳公權的影響。宋代的米芾、蔡襄、李建中、歐陽修,皆喜愛柳公權的某一碑刻,各得其所。明代書法大家董其昌對柳體楷書更是情有獨鐘,體會更真切,更真實。他認為“自學柳誠懸,方悟用筆古淡處。自今以往,不得舍柳法而趨右軍也”。“用筆古淡”正是董其昌對柳公權的作品深入分析、認真臨習后所體會出來的。
    柳體書法對后世的影響是長久而廣泛的。所謂長久,是指唐代以后學習柳體書法者代不乏人,直到現代,初學書法者也多以柳體為臨習的楷模      以柳公權的《玄秘塔碑》為初學楷書的最佳范本。不論年齡,不管男女,只要是初學書法柳體是大多數人的選擇;所謂廣泛,是指柳體書法在民間、在異族都擁有眾多的師從者。女真族金人曾集刻柳字為《沂州普照寺碑》(建于皇統四年十月),遼代《道宗宣懿皇后哀冊》上柳體的書法顯示出遼人對柳體書法的尊崇。從這一點來看,柳公權書法的群眾性最強,影響最廣泛。
         另一方面,我們也不能不看到,隨著時代的發展和現代人審美情趣的變化,唐楷,包括柳公權的楷書在內,現在逐漸被人們所冷落。現代人學書入門大多是唐楷,或歐,或顏,或柳,但等到最后,卻舍唐楷而追魏碑,有的人甚至認為當初學書入門學唐楷是“徒費日月”,我們認為這種觀點是站不住腳的。
         柳體集魏晉、隋代、初唐、盛唐諸家楷書之長,對諸家筆法諳于胸,熟于手,其下筆之時,圓者中規,方者中矩,粗而能銳,細而能壯,長者不為有余,短者不為不足,可謂隨心所欲,無不適意。后世學柳書者,無柳書賴以創立的廣博深厚的傳統功力,只能就柳而學柳,僅學柳體表面的東西,筆下也只能出柳書之形,而缺乏柳之神。更主要的是,書法之神源于人之本身,后世學柳者無柳公權那種全然超脫的精神,即使十分形似,也很難表現出柳書的神韻。這是我們在學習和研究中要注意的。
         柳書的法度甚備,甚嚴,使后世學柳者很難進行再創造。如果說柳公權之前的楷書諸家所建立的法度是一座尚未裝飾完美的藝術殿堂,是藝術發展的進行時,后來的人還可以在這座藝術殿堂里進一步發揮自己的藝術才能和創造精神的話,而柳體則是一座已經裝飾得十分精美的藝術殿堂,是藝術發展的完成時,后人只能在這座藝術殿堂里流連賞嘆,而沒有任何再創造、再裝飾的余地留下來。且不說柳體筆畫的搭配--結體上不能有靈活的移易,就是筆畫也很難進行不同的處理:舒放之筆略收則近歐,但比歐體拘束;瘦勁之筆稍肥則近顏,卻不如顏之體局寬裕。善學柳書者,至多得其骨力;不善學者,則徒有其形似。若一味追求柳書之骨力,則越寫越枯,最后只落得個瘦骨嶙峋,枯槎架險了。清梁章鉅曰:“余于二十許歲時專學《玄秘塔碑》,將及一年,旋以事舍去,了無得處。然至今作書每有崛健之意,撐柱之形,則一年之功亦不可沒也。”(《退庵金石書畫跋》)這代表了學柳者的甘苦之言。要么終生為柳書之奴,要么背叛其而去。時代的發展,渴望自由的人性,追求自立的心態最終使學柳者棄之而去,另謀他途。雖然說學柳書容易得其骨力,難得其神采,但像董其昌那樣,先學柳書,后變其法,最終以行草書著名的人亦不在少數。
         在我看來,柳體、歐體、顏體,包括魏碑等,這些楷書經典作品,都可看作是書法的基礎書體,是學習書法的基本功。學書入門先學楷書,后臨行草,復寫篆隸,融會貫通,最終方能形成自己的風格面貌。
         柳公權是唐代有名的大官僚書法家,但他雖身為高官,卻淡泊處世,用心于學問,精心于書藝,在書法藝術的改革和發展中,做出了突出的貢獻,為唐代輝煌燦爛之書法發展進行了總結,也為整個楷書的發展奠定了基礎,確立了規矩,樹立了模范,這便是柳公權書法給我們最大的啟示!

     
      
    參考文獻:
    (1) 《舊唐書·柳公權傳》
    (2) 蘇軾《評書》
    (3)、(10)、(14) 朱長文《墨池編》
    (4)、(17)明董其昌《畫禪室隨筆》
    (5) 劉熙載《藝概·書概》
    (6)、(15)宋董逌《廣川書跋》
    (7)、(16)明孫承澤《庚子消夏記》
    (8) 康有為《廣藝舟雙楫》
    (9) 唐呂總《續書評》
    (11) 明詹景風《玄覽篇》
    (12) 清王澍《虛舟題跋》
    (13) 清玄燁〈康熙皇帝〉語
     
     
     
    ■《文藝研究》2003年藝術研究專輯(總第3期)       
     
     

    ◎ 瀏覽論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個人網絡地址:   www . nwdsf . com
    通訊地址: 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號北京師范大學藝術學院   郵編: 100875
    聯系電話: (010)58805557   傳真: (010)58805557
    電子信箱: niwendong1957@163.com
     
    玩彩网彩票 宜昌 | 抚顺 | 桐城 | 文昌 | 德阳 | 库尔勒 | 安阳 | 呼伦贝尔 | 海西 | 南平 | 萍乡 | 任丘 | 改则 | 梧州 | 宝鸡 | 鄂尔多斯 | 锡林郭勒 | 阿克苏 | 丹东 | 黄山 | 大同 | 高雄 | 攀枝花 | 湖州 | 吉安 | 蚌埠 | 毕节 | 琼中 | 林芝 | 曲靖 | 鸡西 | 广安 | 邹平 | 吉林 | 湛江 | 河北石家庄 | 岳阳 | 淮南 | 张家界 | 正定 | 海东 | 承德 | 铁岭 | 本溪 | 果洛 | 湘西 | 佳木斯 | 张家界 | 馆陶 | 青海西宁 | 澳门澳门 | 双鸭山 | 孝感 | 包头 | 连云港 | 宝鸡 | 燕郊 | 毕节 | 新余 | 绵阳 | 河南郑州 | 德清 | 铜陵 | 阳春 | 辽宁沈阳 | 盐城 | 广州 | 益阳 | 株洲 | 宣城 | 蚌埠 | 阿坝 | 深圳 | 云浮 | 南京 | 鄂尔多斯 | 阿里 | 宣城 | 绥化 | 庄河 | 宜宾 | 珠海 | 台中 | 延边 | 阿拉尔 | 日土 | 锡林郭勒 | 义乌 | 慈溪 | 延边 | 葫芦岛 | 河池 | 济宁 | 东阳 | 沧州 | 和田 | 杞县 | 石嘴山 | 梧州 | 通化 | 海门 | 东莞 | 怒江 | 南阳 | 莱州 | 邳州 | 雄安新区 | 简阳 | 济南 | 溧阳 | 吐鲁番 | 海南海口 | 莆田 |